穿越可可西里 保护藏羚羊 (2)--旅游频道_权威全面报道旅游--人民网
人民网

穿越可可西里 保护藏羚羊 (2)

2011年08月19日13:34    来源:人民网-旅游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韩宗萍(记者 张希 摄)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您是利用工作的假期,可能大家不太知道,我们的韩女士真实的工作是一名银行职员,可以算是城市的白领,也不是说她的全职都是做户外运动,只是利用自己休假的时候,比如说假期可以去户外探险,去户外运动,平时工作这么忙碌,我们一般人到了假期都想放松、休闲,你怎么还想在假期挑战自我?

  韩宗萍:也不是挑战自我,还是一种热爱,只是说为了要达成这种热爱的愿景,克服一些困难,走自己心里向往的路。

  主持人:一年能够走几个地方?

  韩宗萍:长线的话,也就是一次,年休假有限嘛。还会用小长假走不太远的线路,也要看情况。根据当时希望想到什么地方去看一看,也是要克服一种困难。

  主持人:我觉得我们说去挑战,迎接大自然,也是一种心灵的洗礼,也包括离开大城市喧嚣的净化,是很纯粹的活动。

  韩宗萍:对。

  主持人:我们谈完回忆篇、谈前缘篇也就知道韩女士为什么对户外运动那么情有独钟。我们下面谈谈未来,我定下来的这个未来篇,其实是平常大家明白的,大家都知道驴友,大家认为驴友就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一种称呼,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它的由来?为什么叫驴友?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就是“旅游”两个字的谐音,只是这些人是自发组织的。另外说“驴”是“驴子”的“驴”,说这些人能驮能背,非常能吃苦耐劳,是这样一种品格。还有人说是“旅游”的“旅”字和“绿色”的“绿”字,混在一起组成了这么一个概念。我特别在意这个“绿”字,因为它代表的是绿色、环保,保护环境的概念。其实我想,就现在这个而言,我们就是去看一看,去穿越,去融入大自然,但是未来应该超越这种层面,这就是韩女士正在致力于的一种户外运动方式。请您介绍一下,我觉得您的这种户外方式给我感觉是有一种未来感。我知道您现在是可可西里的志愿者,您能介绍一下你是怎么当上志愿者?为什么想当志愿者?当上志愿者需要有什么条件?

  韩宗萍:我简单说一说吧,在户外走了这么多年,看了很多美景,那是很多人一辈子想看都看不见的地方,它太让我震撼和热爱,如果想说向现在转变的一种前提或者是原由,我看到的这些美景都非常脆弱,如果去的人多了,或者是保护的不好,那它们很快就会消失,不会有最初看到的很美的环境、风光。而且这些情况一旦出现的话,几乎就是毁灭性的,没有办法再恢复。这么多年的行走,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愿望。作为驴友,心里认可,其实也不认可,我们也不是很专业的,都是很业余的。我有一个想法,在我们看到的前提下,能不能对这个地方有一点儿作用,哪怕是发点一点小小的声音,做一些很微小的事情也好,我觉得好象应该这么做,也是这么想的。

  原来跟我的朋友说过,在户外有两个最大的愿望,一个是雅鲁藏布大峡谷,再一个就是可可西里。这是很多年的愿望。但可可西里,越来越了解以后,我才知道,去可可西里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可可西里是我们国家一个封闭式的自然保护区,它是不对外开放的。不像有的地方没人管,你想走就走了。有的保护区,你要经过一定的手续想去也可以去。但可可西里,特别是针对驴友来说,它是不开放的,你没有经过允许的话是不能进入的。再加上可可西里的植物、动物,特别是藏羚羊,让我有很心疼的感觉。从资料上,差不多在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它有150多万只,是非常庞大的数量。但经过几年的屠杀,我看资料上说就剩下15000只,对一个种群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所以就出现了当年的野牦牛队,还有很有名的英雄索兰达杰,他们对可可西里的保护、对动物的保护真是让我非常向往、很敬慕他们。后来看过名叫《可可西里》的电影,很多人是从《可可西里》的电影里了解可可西里,但那是文艺作品。它从很多方面也反映了可可西里的一些情况,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求,觉得我去可可西里好象不能以一个很单纯的驴友的方式进入。而且,我觉得如果我以这种方式进入,好象心里有些过不去,因为那个地方的生态非常脆弱。我了解了一些那里的植物,我这次去做志愿者之后,我真实地接触了一下,我才知道可可西里,很多地方是寸草不生的戈壁。

  主持人:在我们的记忆当中,也不能说记忆,我们对这个事情的认知是非常美的地方,像传说一样的地方,像神话一样的地方。像你所说的,可可西里不是想象中的天堂。

  韩宗萍:这是我们进入可可西里时拍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也可以说明一下,上面的植被是非常少、非常小。它有些地方是湿地,植被非常少,所以可可西里才会成为最缺氧的地区,平均的含氧量不到平原的60%,最主要的原因是植被很稀少。

  可可西里长的草,那种草就像针一样,不像有的草是很柔软的,但那个草是很尖的,如果你用手摸就像针一样,如果你想坐的话,甚至会扎你的屁股。真的就像针一样,并不是表述长的像针,它确实像针一样那么硬。那里每年植物的生长期很短,高原的气候很寒冷。我们说一天有四季,一天会反复出现四季的情况,一会儿阳光灿烂、一会会下雨,一会会飘起鹅毛大雪,一会儿会下冰雹。所以造成了植被的生长非常缓慢、非常稀少。所以说,藏羚羊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长下来,本身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主持人:现在藏羚羊的保护现状,另外您已经深入到可可西里深处去看到藏羚羊的情况。我看到你也一些有藏羚羊的照片,给我们展示一下,用图来说明一下藏羚羊的状态。

  韩宗萍:这是一张藏羚羊的照片,在突然的一场雪下了之后,我们拍到了藏羚羊,它们在那儿吃草。这场雪会来的很突然、去的也很突然,藏羚羊在这儿吃草。还有一些植被的照片,这些地方,很多地方连草都没有,所以一个藏羚羊,你要拍到它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在吃。我的理解是它很难吃饱,因为它会走很多地方,才可能会找到让它吃饱的地方,所以它一天到晚都是在吃的。

  我们这次去的卓乃湖,藏羚羊的大产房,我去到那儿觉得那些羊太可爱了。我们离它们有2公里以上,因为藏羚羊正在产羔期,管理局规定不允许我们近距离接触到它们,只不过是到保护站的附近走一走,你就可以看到那个湖滨,星星点点,就像自己家养的羊在牧场上。看到那种情况,一个是很震撼,另一个是很欣慰。这么多的羊都到这儿来产仔,对这个种族的保护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它们现在没有什么防范措施,也没有什么防范能力。因为都是怀孕的母羊,有的已经开始产仔了。如果是有人的侵扰,对它们来说也会有很大的问题,再就是它们的天敌太多,对它们的生存都是有很大的威胁。

  我和那边的保护站的工作人员一起生活了很多多天,他们一说起来保护藏羚羊,就像小孩子一样,很单纯、很纯脆的热爱。都是堂堂男子汉,我就说他们的母性非常好,一说起羊来,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但一说起他们的天敌,说到熊、秃鹫以及别的小食肉动物,他们觉得还是可以理解的,这是食物链的一环嘛。但他们都很痛恨狼,狼不是为了吃而咬死它们。如果有一群狼围攻一群羊,能够咬死多少就是多少,但是咬了以后又不会吃,所以对藏羚羊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主持人:我现在挺能深刻感觉到藏羚羊急需社会的关注和保护,那么现在能做一点什么呢?我看你也领养了一只小藏羚羊,我知道是小才措。

  韩宗萍:对。

  主持人:包括志愿者,我们能够做一些什么?

  韩宗萍:可可西里管理局是今年恢复对志愿者的招募,随着保护工作的越来越深入,他们也是一种转变。很多人不太理解,认为你到可可西里去去做保护者了。你是不是跟盗猎分子搏斗了,是不是和盗猎分子遭遇了。他们还是觉得可可西里的保护工作是反盗猎,我们去了以后,以及前期了解,可可西里管理局以及各保护站,现在主要的工作已经转变了,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对藏羚羊的自身保护,对种群的保护上。以前是防范人去猎杀它们,那对藏羚羊的伤害太大了,从150万只到1.5只,这个数据太惊人了。现在为了这个种群的繁衍,他们全力投入保护,所以现在需要更多人的参与保护,需要更多的人关注。

  他们的人手不太够,整个管理局才30多人,而且是一套班子两套牌子,有一个森林公安分局,还有一个是管理局。我和那些工作人员相处得非常好,我们处的时间长了才知道,他们很多人身兼数职,有可能他是警察,可能还是巡山队员,还可能是保护站的工作人员。他们根本忙不过来,4.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只有30多个人,现在也希望得到社会上更多的关注和帮助,所以从今年开始恢复志愿者的招募。志愿者一是可以在管理站跟工作人员一起参与巡护、防线、对藏羚羊的保护。还有就是对外的宣传,通过志愿者这个的窗口、平台也得到社会上更多的关注。

  这次6月-7月,就是藏羚羊的产羔期,我们去那儿,对藏羚羊母羊进行一种保护或者是呵护,起码能够争取使它少受到天敌的侵扰。我们也参与到对小藏羚羊的保护。因为有天敌的存在,会有一些藏羚羊的小孤儿出现,比如说一群狼围攻一群羊,有的母羊可能会死,有的母羊会被狼赶跑,但他们会留一些小藏羚羊,这些羊出生一般不到三天,这些羊一旦流落到大自然里,它们无法生存下来,它们不会吃草也没有母羊的母乳。如果他们遇到了小藏羚羊孤儿,就会把它们带回来。因为在索兰达杰保护站有一个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在里面有专门养育小藏羚羊的地方,可以把他们放在那个地方,通过人工的方式喂养它们。其实这种方式,有些人认为好象干扰了藏羚羊自然的生存方式,对自然是一种干扰。其实我觉得藏羚羊这个种群比较脆弱,还是需要人参与,对它进行保护和呵护,否则它的种群恢复起来太慢了。

  主持人:看来志愿者是很有必要的,而且对藏羚羊的保护,需要我们尽快地加入对藏羚羊的保护行列。您说起来也滔滔不绝,不过我们的节目也进行的差不多了,现在我们谈完了藏羚羊,谈完了未来篇,最后一篇就是实用篇,也请您简单的给我们介绍一下包括户外活动,包括一些准备、注意事项,因为我们知道之前有一个女孩,在她独自进入川藏之后,生命结束了。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三点最重要的,在户外运动的时候,尤其是作为一个女性怎样保护自己?

  韩宗萍:作为女性,在户外,我确实有很深刻的感受。一个女性在外面,首先他会很奇怪,一个女人在外面,他会想到很多,这个社会方方面面的人会有一些不好的因素。比如说这个独身的驴友出现意外,很多人会想到这个问题。在这么多年来,我觉得作为一个女性在外面行走,对人的观察和判断真的是非常重要。在可能的情况下,不要独自一个人走那些没有人烟的地方,甚至是很荒僻的地方。再有就是独自面对一些你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你还是要有所准备。如果没有准备,你不能保证自己会碰到什么样的人,这个社会毕竟很复杂。但很多人都认为在很偏远的地方人是很纯朴的,这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如此。很多人总会问,你碰到过某些少数民族的人对你们有什么不好的行为,我说自己的运气算比较好,没碰到过对我不好的,没遇到过有坑蒙拐骗的行为或举动的人。但你确实不能排除这种情况的存在,出了事儿,说是偶然,有时候想一想也是必然。因为你不能避免这些,就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主持人:总结您所说的,作为一个女性,最少不要独身。或者是作为一个男性,最好是有一个团队,大家互相照应,这样的话作为驴友或者户外运动参与起来才会比较安全、也会比较放心,当然此前一定是要做准备,这是必不可少的。

  和您讨论这么长时间,自己有一个问题在我的脑子里转来转去,户外运动到底追求的是什么?到节目要结束的时候,我就特别想问这样一个问题。但我觉得有一个概念,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驴友。像您所说的,我们会面对非常多的艰难险阻,我们要有面对艰难险阻的勇气,当然了也要有你刚才说的面对塌方、突发状况的智慧和心态,但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驴友,就像您所提出来的,我们成为驴友,不一定要突破自己,穿越非常难的地方。我们完全可以参与到未来,保护这样的生态环境、保护自然。就像您说的,我们来保护藏羚羊,只是保护一部分,我们还可以保护很多珍稀动物、植物、生态。我说还是那句话,除了欣赏路上的风景、除了认识路上的人,我们还应该珍惜和保护路上的每一个生命,就像韩女士提出来的一样。希望我们大家一起无论是保护藏羚羊,还是保护所有的动物,我们让户外运动变得更加精彩。

  好,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韩宗萍:再见。
【1】 【2】 

  
(责任编辑:程晓芳)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