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旅游频道_权威全面报道旅游

中国专业滑雪场仅30余个达标 滑雪人口不足5%

本报记者  郑轶  李硕

2015年02月03日08: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沿亚雪公路,一路奔至雪乡。这里原名“双峰林场”,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南部,长达7个月的积雪期,幻化出林海雪原的奇景。借电影《智取威虎山》外景地的东风,四方游客涌入,一时人满为患。

仅一步之遥,八一雪上运动大队正在进行5公里测试赛。雪道上,运动员寂寥的身影,与雪乡的喧嚣形成巨大反差。“干冬季项目,一是吃得了苦,二是耐得住寂寞。”冬季两项教练苏培山坦言,作为国家滑雪训练基地,这里曾多次办赛,尽管游客近在咫尺,却基本“无人关注,无人喝彩”。

从事冬季项目的人,无不艳羡国外的冰雪氛围。数据显示,欧美发达国家的滑雪人口占到总人口的30%,而在我国,滑雪市场最好的北京也不足5%。“冬季项目在欧洲的流行程度,相当于咱们的乒乓球。在德国比赛时,几万人去观看,如同看足球。孩子们放学抱着雪板去滑雪,再常见不过了。”在苏培山看来,中国奔向“3亿人上冰雪”的征程上,机遇与挑战并存。

挑 战

场地不足、人才稀少、推广乏力,制约“北冰南展西扩”

这个冬天,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白石桥附近的居民发现,首都体育馆西侧多了两处室外冰场,很快成了继什刹海之后的又一个滑冰“据点”。几乎同时,亚洲最大的冰上乐园落户北京五棵松,由于客流量太大,不得不临时扩建升级。露天冰场的供不应求,暴露出国内冰雪活动场地的巨大缺口。

曾举办过冬奥会的加拿大温哥华,市区人口只有60万,室内冰场就有100多个。而常住人口高达2000多万的北京,室内冰场不过十几家。至于滑雪场,看上去数量很多,但以欧美专业标准衡量,国内达标的只有30个,而在日本是350个。若以3亿人的大盘子衡量,现有场地设施短缺,已成“北冰南展西扩”进一步推进的最大制约因素。

高昂的资金投入与维护运营成本,被视为冰雪设施铺开的障碍。“以前修建冰场需要审批,必须按照标准比赛场地来建,现在鼓励各种社会力量都参与,搭建不同级别的场地服务不同人群。很多城市有体育场地,都可以利用上。”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冬管中心)党委书记任洪国说,首都体育馆的新建冰场就是通过社会力量招标,用冰场广告回报投资方,冬管中心只提供技术指导以及承担电费等运营费用。

按照申冬奥规划,未来几年我国冰场、雪场的数量将大幅增加。随着冰雪产业扩展,冰雪体育人才的稀缺问题越发紧迫。“冰雪行业的技术要求高且细化,培养人才非常难。一个负责整理雪道的压雪车驾驶员,至少要花四五年时间才能熟练操作。”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场长周轶云坦言,亚布力曾输出几千名专业人员,但目前人才培养已跟不上新建雪场的速度。“今年9月开学的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将针对冰雪场馆的不同岗位订单式培养,一定程度上能缓解人才需求。”

据调查显示,如今中国80%的滑雪人口为初级滑雪者,而在欧美这个比例仅为5%。一旦京张成功申办冬奥会,这个区域的雪场未来25年预计将迎来1700万人次。这意味着,冰雪教练的供需矛盾更加尖锐。“从今年夏天开始,冬管中心将利用世界滑雪协会的教材,对退役运动员、社会体育指导员进行培训,未来冰雪教练持证上岗将成为常态。”冬管中心大众冰雪部部长王春露说。

相比于硬件普及,业内人士更看重冰雪文化的推广。苏培山说,在欧洲体育频道,冬季项目的收视率名列前茅,可在我国,除了冬奥会,电视里很少转播冬季项目比赛,大众如果不了解冰雪运动,又何谈喜欢和参与?目前,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借助赛事举办,累积着当地推广冰雪运动的家底,但从全国的角度看,这样的展示平台仍然太少。

机 遇

政策支撑、现实条件、民意基础,构筑申冬奥“铁三角”

唐山小伙杨贺原本学网球专业,由于选修了滑雪课,毕业后靠滑雪这门“手艺”找到了份好工作。如今,他在唐山万达滑雪俱乐部当教练,申办冬奥会的消息传来,“杨贺们”的职业生涯有了更实在的希望。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所言:“北京为我们勾画了将冰雪运动推广至数亿人的前景。”

政策的倾斜与支撑,是拉动3亿人上冰雪的底气。去年10月,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 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将冰雪项目列为突破口之一,对冰雪场地建设、促进冰雪消费已有明确规划。在体育主管部门层面,关于冰雪运动的青少年和后备人才培养的“十年蓝图”正在酝酿。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司司长郭建军透露,新规划已有责任分工和时间节点,预计今年就会出台。“不管申冬奥成功与否,申办报告的大多数承诺未来都是必须要兑现的。”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言之凿凿。

时值寒假,北京市朝阳区的4家冰场、3家雪场门庭若市。这些冰雪场与周边学校、幼儿园合作,搭建培训和活动平台,让更多青少年迈出“冰雪第一步”。据统计,这些室外冰雪场平均日接待近万人次,国贸等室内冰场日接待量较去年同期增加30%。如今,类似的冰雪体育进校园、进公园、进商业园,已沿着“冰雪运动带”一路南展。从这个角度看,冰雪运动普及的现实条件和民意基础已然成形。

“不同的冬季项目,推广路径也不同。花样滑冰和冰球在商业推广方面有先天优势,短道速滑观赏性虽强,但市场培育需要一定时间。高山滑雪普及度高,尤其是单板备受年轻人追捧。相比之下,技巧类项目市场空间较为狭窄。”王春露特别提醒,目前尽管冰雪场馆非常紧缺,但建设时一定要有长期规划,切莫盲目求多。“日本就出现过冰场大量闲置浪费的先例,我们申奥更要注重可持续发展。”

国际上对于冰雪强国的定义,是以冰雪人口和群众基础为标志。透过美国、德国、挪威、俄罗斯的冰雪履历,可见全民参与的深厚积淀。“中国要成为冰雪强国,不仅在于冬奥会获得多少金牌,更关键的是有多少人参与到冬季项目,社区能提供多少冰雪运动场地,有多少人愿意且负担得起冰雪消费。”任洪国说。

《 人民日报 》( 2015年02月03日 15 版)

(责编:张国旗(实习生)、连品洁)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