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旅游频道_权威全面报道旅游>>专题>>新疆奇台县

小县城走出的艺术家

音乐铸就艺术的梦想

——访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夏米力·夏克尔

2015年08月13日11:25        手机看新闻
音乐铸就艺术的梦想

他有一副独特的嗓音,他的很多作品深受观众喜爱。1959年,他出生在新疆边远古城奇台县一个能歌善舞、文化底蕴丰厚的乌孜别克族人家里,父亲是乌孜别克族,母亲是维吾尔族,哺育他成长的家乡,给了他走向歌唱之路的灵性。他帅气幽默,有着新疆人特有的朴实、勤奋与善良。他的故事向我们展示出了一条因为执着和努力而成功的人生轨迹;他就是本期高端访谈——天南地北奇台人的嘉宾,中国著名的乌孜别克族德艺双馨声乐表演艺术家、词曲作家、节目主持人、新疆军区文工团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夏米力·夏克尔。

夏米力·夏克尔,1976年自奇台县入伍,在原陆五师任战士、文书、排长、副指挥员、指导员等职。1984年12月调入新疆军区歌舞团任主要独唱演员,1986年起任演唱队队长。1995年至1997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师从李双江教授。多年来夏米力创作译配新曲60余首,发行个人专辑盒带4盘、CD专辑一张,他首唱的维语歌曲《忠诚》、《思念》、《狼的传说》、《致敬》等和《巴达木》、《周末晚会》、《叶尔羌河》、《新疆可爱的故乡》等几十首汉语歌曲深受各族观众的喜爱。因艺术上的突出贡献,夏米力受各级嘉奖10余次,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四次。夏米力曾多次受到胡锦涛 、江泽民、温家宝、李鹏、朱镕基等国家领导人及中央军委首长的亲切接见,是受国家领导人接见次数最多的一位新疆演员。

在与主持人的访谈中,夏米力讲述了他走过的艺术之路。

夏米力说,艺术是属于天才,娱乐属于人人可为。我从小就喜欢唱歌,特别是听到一些老人的演奏,有人在婚礼上跳舞,拉都拉不住我,情不自禁的就去跳。很快就学会一些歌和舞。上学以后,老师们发现了我的这个特长,也非常的喜欢我。那个时候,老师也非常喜欢有文艺特长这样的学生。在学校、社区、农村演出,让你的才能有广泛展示的机会。父母发现我有这份天份,给我买了小提琴让我学习。我需要什么,父母都给我买。喜欢学口琴,就给我买口琴。那个时候学习小提琴,真是为自己的今后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因为学习小提琴不光是学演奏,还要学识谱、乐理、简谱、五线谱。所以说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不仅给了我这份天赋,同时也非常全力的支持我走这条路。

我的父亲是乌孜别克族,母亲是维吾尔族,但是我从小就没有这样的灌输。你是乌孜别克族的孩子,或者你是维吾尔族的孩子。我们家庭非常的幸福。父母之间,孩子之间非常的友爱,很和睦。直到我当兵的时候,打开户口本发现是乌孜别克族。我在汉语学校上学,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是汉族。小时候没有这样的意识说我是什么民族,你是什么民族。我们玩的非常好,就像一家人一样。那时候一毛钱可以买10颗糖,一毛钱买5串烤肉。同学有一毛钱,我们一起花。我有一毛钱,也一起花。同学们到家里,就留住吃饭,关系非常好。

是音乐影响了我的一生。奇台是一个古城,不仅是历史悠久,更重要的是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各个民族,包括我上的奇台二中、奇台一中,那时候我们常听到奇台人考上大学的非常多。维吾尔族、乌孜别克族各民族的朋友聚在一起,能歌善舞,有很多特别优秀的民间艺人。不光在我们奇台,在整个新疆都小有名气,这些人影响了我们这些后代。

1976年春天,学校派我们到半截沟公社营盘滩大队。当时给生产队办文艺班,我负责编舞,教他们唱歌。那个时候我觉得在学校是非常快乐的,老师和学生的关系特别好,老师特别喜欢我们。把我们这些优秀的、有特长的同学派到基层去,培养基层的农牧区的这些文艺骨干。山沟里的风把我们吹得很黑很黑,但是我们特别快乐,都是用假期的时间去的。回过头来讲,习主席前不久在全国的文艺座谈会上,又强调文艺要为基层服务,为广大的劳动人民服务。文艺要把生活作为创作的源泉。我觉得那个时候真的是这方面把握的非常好。正是有了这样的一些基础,有了这样的经历,有了这样的生活,才为我以后的创作表演打下了文化基础。

1976年一个深冬,正在读高中的我听说部队要到学校征兵,高兴极了。我从小就梦想着能有一天扛枪卫国,骑着马儿唱着歌在雪域边关巡逻。父母也十分希望我们兄妹7人中能有一个成为军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音乐特长,我才被抢着入伍的。当时有好几个部队,五师的、六师的、伊犁的。早有耳闻的征兵干部知道我歌唱得好,就逗我说:小伙子,就你这身板到了部队恐怕连枪都扛不动,怎么能当兵呢?我说:“我的歌唱得好呀,可以到宣传队去。”

我们文艺班一共走了9个人,那很少见的。一看文艺班这么多优秀的特长生,部队需要啊。部队需要文化,需要这样优秀的特长生。我是唯一一个到乌鲁木齐比较近的,驻在南山的陆军五师,当了一名炮兵侦察兵。当然我们的实力是在连队每年都有一个季度,就把这些骨干份子集中起来,到师部进行创作、排练、演出三个月的时间。每年都这样轮回。我们的特长不但得到了发挥,而且得到了提高。现在想起来,觉得我们的特长班办的非常好。

当时我们102个兵,就我一个少数民族。我慢慢发现,我这个奇台二中毕业的高中生到了部队成了秀才。经常连队的一些报告、总结、黑板报都来找我出。1979年年初全连选文书,我当了连队文书。更重要的是,我每个月要给连队教一首歌,部队的一些队列歌曲。我们连队的一些战友给家里写信的时候说我们连队有个歌唱家。这个名字就是我的战友们起给我的。正好在1981年的时候,全军有个战士文艺汇演。部队要求我们要自己写、自己唱、自己表演,而且要写部队。根据战友们对我的称呼,我就起了个名字,叫《我是连队的歌唱家》。写了这样的一首歌,让我一炮打红了。当时总政首长说我写得好、唱得好、跳得好,声、情、舞并茂。

正是这样的一首歌,不仅得到了我们战友的喜欢,更重要的是获得了全军的大奖,极大地鼓舞了我。发现自己有这个才能,完全可以自己写。因为部队没有专业的老师给你写歌,没有专业的老师给你教唱歌,没有专业的编导给你编节目,完全靠自己。这些文艺骨干都是自己写、自己唱、自己演。所以说这样的环境培养了我们,给我们的压力产生了一种动力,也是更好的挖掘了我们的才能。再加上我们连队和战士们经常在一起,生活基础、感情基础、创作基础都有了,离战士很近。所以写部队、写战士是没有问题的。1981年7月,我作为西部军营基层连队的文艺骨干代表参加全军第六届文艺汇演,以自己的第一首处女作《我是连队的歌唱家》取得了创作、表演、演唱三个一等奖。

我经常说我在连队里面是离家最近的一位战士,因为我们家就在奇台,离乌鲁木齐并不遥远。我说我的战友都是来自几千公里以外的四川、甘肃、河南,五湖四海哪里的都有。经常安慰母亲,我说我们连队的伙食可好了,一个星期一次拉条子、抓饭、薄皮包子、烤羊肉。当兵是一个男子汉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毛主席也说过一句话,军队是一所大学。在这所大学里,真的学到很多大学生学不到的东西。至今,我最难忘的一个画面就是1976年12月28号,我母亲送我走的那个画面。当时一个卡车,我们奇台当兵的,要去五师的战友们上了车。带我们的班长把后面的篷布拉下来以后,留下来一条缝,车开走了,妈妈在挥手。所以我每年下部队,十年走边关,每年春节走边关,我都要唱一首歌,叫《共青团员之歌》。每唱这首歌,我就想起当时我妈妈送我的场景。所以刚才我回来拥抱着母亲,妈妈见了孩子就不停的拥抱、亲吻孩子。我作为儿子说:妈妈我很想你。但是作为妈妈,看到孩子这么阳光,这么健康,而且当时穿着带兜兜的军装回来了,当干部了,特别骄傲、特别自豪。其实,我来之前,很多同学就在我家等着我。我觉得一个人离开家乡,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去远飞。每当回来的时候,深深地感受到,再热烈、再温暖的地方,都比不过自己的家,比不过自己的故乡。

奇台这几年的变化真的很大,我走到哪儿都是夸口称赞啊。真的是这样,作为演员什么多?走的地方多、朋友多。走过的地方往往就会比较,不要说内地了,把全部中国都走完了,就我们新疆,各地州,各个县,都发生了变化。速度非常的快,近十年来,奇台的变化真的是让我们感到骄傲。所以我就把那个口头禅的段子,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别人问,夏老师,您老家在哪里,我说我老家是中国“四大名城”呀。“那您是大地方长大的啊。”我说:“那当然了,奇台听说过吗?中国历史教科书上都有啊。北京、上海、乌鲁木齐、奇台。”现在我的好多同行、朋友来到奇台,奇台哪里是个县啊,整个是市的景观。特别是夏天的晚上,咱们的广场、街道、公园真的值得一看。不光是这种城市的变化,农村的变化也很大。十几、二十几年前去江布拉克,都是土路、砂石路。现在都是平坦的路,想去哪里都有路。很深的山沟里都有电,很多牧民、老乡都在搞农家乐。已经有了收入,生活也得到了改善。另外,城市也好,农村也好,很多人都住上了非常漂亮的新房子。 我觉得奇台的变化,这可谓是新疆变化的一个缩影。

我刚才说过,奇台是古城。因为我们家曾经就在唐朝古城的隔壁。我觉得我们奇台文化的魅力就在于文化的传承。有这个好的传统,有好的老师,新疆优秀的老师,有好的环境,好的教学条件,有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求学上进的孩子。更重要的是我们历届县委、县政府对教育的高度重视。教育是传承文化的最基本的要素之一。我们想,文化是我们的家园,文化是我们的血脉,这要靠我们领导对教育的重视,要靠教师对孩子们一代又一代的培养。

我还是要说,我们奇台人是有文化的人。奇台县是个有文化的城市。现在的县委、县政府领导重视文化,能把高雅艺术请到奇台来,这并不是说奇台人只在电视上见过。我在学校那么小就学小提琴,我的老师小提琴拉的非常好。当时我们一个班的学生都能把一台京剧演下来。那个时候都是来自上海的老师,师资力量非常好。所以说奇台人对这种高雅的艺术并不陌生。为什么受欢迎,因为他们了解过、接触过,认识这些东西,向往这些东西。很多孩子不仅学习我们传统的二胡、热瓦甫、手鼓,还学戏、小提琴、钢琴。把高雅艺术请到我们身边来,让大家有更多接近、了解的机会。把诗朗诵和交响乐融合在一起,很受大家的欢迎。现在不是说大家不喜欢,而是我们有没有这样的平台,是否有这样的机会。奇台真是有这样的平台,有这样的环境。

在创作和歌唱家乡的歌曲的时候,我会忍不住流泪。《四季花开金奇台》这首歌,首先要提到这首歌的词作者,我们尊敬的王任之老师。我们应该很好的向王老师学习,他一辈子在奇台,长在奇台,对家乡奇台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他才写出了这么一首《四季花开金奇台》的歌词。那时候我到奇台来演出,他到后台来找我,老人家给了我歌词,用很普通的纸写的。我回去一看,感动了我。《四季花开金奇台》他用这样的比喻来赞美家乡,家乡的变化和对家乡的热爱。我们都应该这样,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就要热爱这片土地。夸大的手法真诚的反映我们奇台人,包括王老师在内的所有奇台人对家乡的热爱赞美。同时,我在这首歌的旋律当中运用融合了维吾尔族、汉族和回族的音乐旋律。上次我来奇台,奇台县委李新光书记对我说,夏老师,能不能写一首赞美江布拉克的一首歌。我现在已经有了初步的构想,我直接就说“江布拉克在奇台,欢迎八方宾朋来,高高雪山敞开胸怀,芬芳的野花为你盛开。”我现在还不唱,等定好以后我一定会奉献给我们家乡奇台。我觉得我作为奇台人很自豪,我是奇台人,奇台人是我。奇台养育了我,奇台塑造了我。从小爱吃奇台馕,从小爱唱奇台歌。希望大家记得我们奇台有这么一个人。我走到哪里,都说我是奇台人。故乡是自己温暖的港湾,是养育自己的摇篮,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故乡。

(责编:赵淑霞、秦晶)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