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旅游频道_权威全面报道旅游>>专题>>新疆奇台县

天南地北奇台人 访当代艺术家张永和

2015年09月21日13:55        手机看新闻
天南地北奇台人 访当代艺术家张永和

 张永和,当代艺术家、昌吉州美术家协会主席、北京黑桥美术馆执行馆长。1960年出生于新疆奇台县,1980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攻读舞台设计,是新疆第一批当代艺术家,曾是历届“新疆十二人先锋艺术展”中的代表人物,是新疆第一批具有实验艺术倾向的人员;他在国内外举行多次个人作品展,代表作品《最后的罗布泊》、影像作品《做驴》被55画廊推荐到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影像节参展,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在奇台县电视台和主持人的交谈中,张永和对他的成长和艺术道路娓娓道来,作了深刻的剖析:

很早的时候我就喜欢艺术,当时不知道艺术是什么东西。奇台的这种民俗文化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比如说奇台的风筝、高跷,民间有些在家具上做的绘画,当时对我都有影响。

我父亲母亲都是做摄影的,他们最早在照相馆里,影像和绘画是有共同的地方。我家里面有很多《人民摄影》这样的画册,这对我的启蒙绘画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和作用。

我是1979年到了昌吉州歌舞团招工去的,然后做了昌吉州歌舞团的舞台美术工作。1980年我那个时候没有舞台设计的专业设施,所以就考上海戏剧学院,后来去那里学习,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上海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城市,艺术也相对比较前卫一些,所以接触到很多优秀的艺术家,比如说我的老师李山,现在是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艺术家,他是我的启蒙老师。蔡国强就是做奥运烟火的设计者,是我的同班同学。因为有这些因素,所以我一直到现在也是对艺术做一些实验艺术的东西比较多。不光是一种绘画也加上绘画,更多的是一种实验艺术。

在昌吉州歌舞团,我从1984年回来十几年的当中也做过一些舞台设计,比如说大型的《毛五哥和尕的妹》,包括《庭州花烂漫》,还有中央“心连心”歌舞团的演出,这些大型的舞美设计都是我做的。当时这种舞台设计因为经济的问题机会很少,一个剧团要做一个大戏需要很多的资金。舞美是一个最需要用钱的地方,投入很多,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戏让我做。大部分的时间我只有去画画,因为艺术是相通的,就是你必须有一个通过绘画,一个人完成它的全部过程。将来有大戏做,可以转换到舞台的戏里。

我觉得艺术需要一种见识,一种眼光,我觉得这个对艺术家非常重要。因为在北京可以看到很多的东西,你可以和国际一流的艺术家交往和对话。我2007年到了北京,当时我就很吃惊,就是三十多岁的艺术家比你思考的问题深刻,到底是什么问题呢。它还是一个文化平台的问题。北京是一个大文化平台,他们有见识,他们思考的问题就不一样。所以我当时去北京也是从这方面考虑。我想把我放到一个较大的平台,有一些在艺术上能刺激我的地方,让我变得敏感起来,这个对艺术很重要。

比如我的影像作品《做驴》,这个作品给我自身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是一个30分钟影像作品,当时被55画廊推荐到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影像节参展,并得奖。

当时李山老师需要一个驴的标本,李山老师是中国很著名的一个当代艺术家,他这个标本也是做一个装饰作品,是把驴这种偶蹄动物和一个昆虫的结合。他在实现两个不同的生命物种放到一起会给人产生什么样的联想。这个驴从买来一直到做标本,就要把驴宰杀了。在宰杀当中,我也很敏感,就把这个全过程全部记录下来,当中有非常血腥的画面。这个作品当时在西班牙做的时候还得到一些动物保护者的抗议。尽管是批判生命转化为艺术品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可取的,但是那个画面实在是有点血腥,也是一个大家比较有过争论的一个作品。

当主持人提到这部作品当时有媒体采访您的时候,您有一句话印象非常深刻,“所有的艺术品在生命面前都会显得一文不值。”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您这么多年来在艺术创作的这条路上走下来以后,在《做驴》这个影像作品中所给您的启发,您认为这是否就是艺术创作的一种真谛呢?

针对这个问题,张永和说:这就说明一个问题,艺术家不是上帝,不能教诲民众,艺术家也是在一种实验和探索当中摸索一些东西,有很多很困惑的东西。2008年我在北京,在《游移》展览的时候,在画册的前言我就写到“其实认真的艺术家都非常困惑,对艺术是非常困惑的物品。”因为艺术是和精神有关系的,精神的归属到底在哪个地方,能走到哪里,艺术家是在不断地寻找。艺术家跟多的还是带有一种批判性的,特别是当代艺术,一个最关注的艺术,可以看到中国当代艺术家在国际拍卖会上都到了最高的价格。为什么?不是艺术家有多么伟大,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中国短短的改革开放30年里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在短短的30年里经历了所有的一个过程,日新月异,而且在这个变化当中又有很多问题出现。艺术家关注现实生活,又提出现实生活的问题。那当然这个时代的变革,这个名族的变革,就成为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关注这个民族关注这个时代,变革也成为非常有价值的艺术家和艺术品。所以当代艺术它肯定是这样,它的价值所在就是这样。

在北京深造多年,见识到了很多高水准的艺术作品、艺术形式,

但对我自身来说我觉得我没有变化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有变化。因为我的生命最初的成长是在奇台这个地方。我刚才有讲过,你问我什么印象最深,我说我50多岁了,我一闭上眼睛没有别的东西,一个土墙头,温暖的阳光,一种儿时的记忆。然后一个无限想象的一种梦想和一种幻觉,这对我后来的艺术都带来很多的好处。我尽管也在做一些当代很前卫的作品,但所用的语言基本上是和这个地方有关系的。

奇台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前一段一直在给县上做一个清末明初历史人物和百艺人物的画像,很多人物都是我小时候就见过的。比如郭记元宵、杨生华的油糕,小时候的焐大豆还有各种各样的百艺人物和我们都是有关系的,包括后来从史料上查找的一些清末时期的一些奇台的八大商号,还有一些像天成元很有名的商号,当时在丝绸之路上都是非常有名的。通过去年做这个项目我接触了很多奇台的史学家,像赵学仁老先生、潘生栋老先生,还有作家王晨,还有更多的作家。我从他们那里看了一些奇台这些年整理的史料,非常精彩,可以说是非常大的作品。他们对地方文化和历史民俗的研究和了解让我很吃惊。完全是很落地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东西,而且也是大东西。它只不过没有一个好的平台,推到更多的民众面前,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很感动,因为这个项目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了,我也越来越了解这个地方了。以前是一个是感性的,现在通过这个项目我越来越知道,这个地方对我也好,对这个地方的人也好,是个值得骄傲的地方。

特别是近几年,奇台的变化非常大。我每次从南面进城,一进城我为这种变化而高兴,的的确确感觉到欣欣向荣,一种非常繁华的东西。但是我冷静下来,我又喜欢回到西街上。那种水磨河遗留下来的一些老房子,军区后院那些会馆里的老房子,喜欢看那些东西。因为这个地方是个有历史的地方,是个有故事的地方。而且这种故事一直伴随着几代人或者更长的时间,会起到更大的一种作用。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这次县上有两次关于城区改造的一个计划,是对水磨河景观带的改造。我认为这个项目唤起奇台人对母亲河以往的一种思念,包括恢复清末明初时代的会馆。因为我们百年的生活和这些东西是息息相通的,是抹不掉的。而且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一些东西。2004年开始,瑞典大使馆让我做一个“丝绸之路”这样一个项目。瑞典驻华大使馆有一个大使和我认识好长时间了,他有一次告诉我,他说瑞典东方博物馆里面除了展出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一些探险家带到这个博物馆的一些文物之外,后面就没有丝绸之路另外的故事和人文的故事。没有一个艺术家去填补和延续这个丝绸之路的故事,和人文的一种风俗。他说是不是让我去试试。我就开始做丝绸之路圣地。当时做了个计划,是从洛阳白马寺一直到斯得哥尔摩。我突然就想到奇台这个地方,我就想把奇台的百艺人物放到丝绸之路这个单元里。我就想把清末明初的一些新疆所有的这些政治风云人物,像杨增新、袁大化、包尔汉等这一系列的人物做进去。这样会形成一个很完整的丝绸之路,近代的一个从人文到风俗,这么一个体系的东西。这是我想做的,而且这里边奇台的百艺人物其中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单元。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想留给家乡一些作品。

我连续从去年到现在来了六次,去探访那些老艺人的历史图片,我做了十个小时的影像,记录他们的后人,讲述他们怎么到奇台这个地方来的,怎么发家的。包括访问奇台的史学家和作家,让他们谈那个阶段的人文记忆。我想今年这个项目做完以后,我在北京做一个清末明初的古城艺人的一个画展,其中它的样式就是有30幅和艺人的一个肖像。然后再有他们的后人用影像的展览会上讲述他们的故事,我是想做这个东西。现在基本上做完了一半,最后就是不断地修改和完成的这些东西。估计在10月份就可以完成。县上也很重视这个项目,这是奇台县很重要的文化亮点。

我比较关注年轻的艺术家,更关注奇台的年轻艺术家。去年因为昌吉做了一个重大的艺术题材这样一个项目,我来过奇台几次,但是我想找更多年轻的艺术家。他们也有一种困惑,问我说:“张老师,到底有什么办法能把自己的作品推出去。”我告诉他们一个办法,我说:“你们得关注地方的历史、人文、经济、政治。你关心这个地方了,这个地方一定会关注你。那自然而然就成为很知名的艺术家。”

我认为一个好的艺术家,是应该有个人的文化背景。那是好的艺术家。那所谓的个人的文化背景,比如说我的文化背景就是奇台,我甚至说是没有受过太好的教育,但是我跟文化的接触,我觉得我是听鬼神故事长大的。这个后来成为我值得骄傲的一种事情。昨天去西街上见很多,我小时候见得还健在的一些人,我就回想起很多故事,就有一种愿望来表达那种记忆。今年又逢新疆国际双油展,是一个很大的展览。是由文化部和文化厅一块做的。我是有个作品就叫《旱码头》。我用上一次采集的40多张百艺人物的历史图片,然后和他们后人的影像做了一个作品,这个到时候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个和奇台是有关系的。

这个会很快的,年底30几幅百艺人物完成以后,政府和宣传部准备在奇台做一次很大的一个展览。大家都可以看到自己熟悉的人,我们在一百年历史当中一些人物。包括最早来奇台开荒的芮友到天成元的老板,到杨生华的油糕,还有一些做醋、酱、酒、皮匠的这些艺人,我们都会看到。

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讲,我和每一个本土的奇台人都是有关系的心灵是相通的。因为这是一百多年到二百年的一个生活缩影。我觉得它应该在当下对我们会是非常重要的。

(责编:乐意、秦晶)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