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雍布拉康

2016年08月05日18:43  
 

晓月终于来到了雍布拉康,这是在她大学时光即将结束之前。

虽说是藏二代,但除了拉萨,晓月还真没有去过西藏的其他地方。尽管她知道山南是藏文化的发源地,这里有羊卓雍措、哲古草原、勒布沟、猴子洞、桑耶寺、藏王墓、青朴修行地、西藏第一块农田、西藏第一座宫殿等自然和人文景观,但晓月这次到山南,却是专门冲着雍布拉康来的。

晓月在西藏大学读书,班里有很多藏族同学,其中不少来自山南,平日里,山南的同学都以自己家乡是“藏源之地”骄傲。“晓月,你真该去我们山南看看,特别是雍布拉康,很灵验的,有什么心愿你就说出来,真的能实现的,记着,一定要去雍布拉康,那里可是住过文成公主的,你是汉族女孩,说不定也可以当一个文成公主哟。”

晓月只是笑笑,班上的藏族同学平时都爱开玩笑,她早就习惯了,几年来一直忙于学业,假期时也多在支教或参加社会实践活动中度过,她还真没怎么旅游过。

同学的话让晓月动了心,她想在毕业论文答辩结束后,先不急着找工作,放松一下自己,看看文成公主当年住的宫殿究竟是什么模样。

没有和同学打招呼,晓月一个人出发了,来到山南,来到雍布拉康,看到那雄伟的宫殿,古朴、沧桑中透着雄伟壮观,晓月彻底地折服了。晓月闭起眼睛,似乎在许愿,又似乎是在凝神细听,她好像听到了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情话。

这一幕,恰巧被在大殿里解说的导游洛桑看到了,洛桑看呆了,他不自觉地停止了解说,盯着晓月看,陶醉在晓月的表情里。游客发现洛桑停止了解说,顺着洛桑的目光,大家都看到了晓月陶醉的情态。洛桑猛然醒悟,赶紧向游客道歉,并告诉大家:“雍布拉康很灵验的,如果你有什么心愿,在这里默默许愿,一定会达成的。”

听到这和同学说的相同的话语,晓月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导游模样的人正在和大家一起双手合十,闭目许愿。

晓月走了,导游洛桑只好目送那袅娜的背影远去,他不可能丢下自己的旅游团,去追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姑娘,尽管他的心里很渴望。

“如果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我会后悔一辈子,尽管我刚才许愿了。”虽然许愿了,但洛桑心里还是没有底。

山南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虽然很多,但晓月游玩过雍布拉康,似乎失去了再呆下去的兴致,想着和同学约定去布达拉宫广场看喷泉,便动身回拉萨了。

第二天,夜幕降临时,晓月和同班同学卓玛一起来到布达拉宫广场,夜晚的布达拉宫被灯光装饰得明亮辉煌,广场上灯火通明,音乐喷泉引起游客的一阵阵欢呼。虽说在拉萨生活了几年,但这种放松的心境看喷泉却是另一番感觉。

晓月凝神仰望,满脸笑意。

“卓玛——”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在喊。

“洛桑——你怎么也在这儿?今天不带团吗?”卓玛很是兴奋。

“今天带团就是观看喷泉、拍摄布达拉宫的夜景,大家自由行动,一会在广场上集合。”洛桑轻松地说。

卓玛拉了一下盯着喷泉出神的晓月:“晓月,我来介绍一下……”

晓月一转身,“你——”晓月和洛桑一同发出惊讶的声音。

“你们两个认识?”卓玛问。

两人同时摇头。

“那怎么看着认识似的?”卓玛奇怪地问。

“我们在雍布拉康见过。”两人又同时说。

“雍布拉康?晓月,你昨天一天没在,偷偷去了雍布拉康?”卓玛惊奇地问。

“我怎么不可以去雍布拉康了?”晓月淡淡地说。

“你不够意思,明明知道我家在山南,也不让我去给你当导游,告诉我许愿了没有?”卓玛急切地问。

晓月笑笑没有说话。

“我许了。”洛桑抢着说。

“你许了,你经常带团去,许了也不稀奇,要知道愿许多了就不灵验了。”卓玛抢白道。

“带团是带团,我一般也不轻易许愿的。”洛桑忽然认真地说。

“那你许的什么愿?”卓玛问。

“我许的愿,就是让我再见到你身边的这位长发白衣女孩。”洛桑盯着晓月一字一顿地说。

晓月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没想到面前的这位导游会这么直接。

“洛桑你的应验了,晓月,你究竟许了什么愿,说说嘛。”卓玛着急地问。

“我的就不说了吧。”晓月羞怯地说。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洛桑,山南人,学的就是旅游专业,我的心愿就是把我们藏民族发源地——山南的美景介绍给全世界的人。现在我希望,下次你到山南,我为你一个人当导游。”洛桑一脸郑重,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晓月,西藏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学大提琴的。”晓月轻轻地说。

“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洛桑直视晓月。

晓月不好意思地低头浅笑。

“洛桑,你这藏族汉子的豪爽吓到我们晓月了,向你透露一点信息,晓月这个‘文成公主’,现在还没有碰到他的赞普呢。”卓玛俏皮地说。

这次邂逅,洛桑不再想丢掉机会,他利用一切时间向晓月发起爱的攻势,半年后,晓月同意和洛桑交往。

三年后,晓月和洛桑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晓月:“洛桑,结婚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

洛桑:“没问题,多少要求都可以。”

晓月:“婚后,每年的结婚纪念日,我们都要一起去一趟雍布拉康。”

“没问题,那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应该去。”洛桑说,“但我也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必须告诉我,那天在雍布拉康,你许愿了没有,如果许了,是什么愿望?”

晓月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那也不算是许愿,只是在心里嘀咕,希望毕业后能遇到我的如意郎君。”

(刘华)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赵鹏(实习生)、秦晶)

推荐阅读

奥运热奥运游不热 价高路远让人兴趣大减   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激战正酣,巴西受到来自全世界的关注。不过,记者从旅游市场了解到,虽然奥运热潮如火如荼,但奥运旅游却没有如预期火热起来。【详细】

旅游315投诉平台|世界旅游发展大会|自驾车房车营地建设推进会|中俄蒙旅游部长会议|厕所革命回头看

7月旅游投诉舆情公布 涉旅行社投诉呈爆发式上涨   2016年7月旅游投诉舆情今日发布,平台7月共收到有效投诉154条,环比上涨57.1%。各省份旅游投诉中,云南投诉量仍居首位,在线旅游企业中携程旅行网投诉量排第一,截至8月1日,7月平台综合回复率30.5%,每条投诉平均处理时长5.3天,帮助网友追回旅游损失10366.71元。【详细】

旅游315投诉平台|世界旅游发展大会|自驾车房车营地建设推进会|中俄蒙旅游部长会议|厕所革命回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