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掉进了神秘的羊卓雍措

2016年08月05日19:49  
 

2009年秋天,我一个人开着北京吉普,拉上行囊探访了西藏。在60个日日夜夜,我触摸到了那片雪域蠕动的脉搏,聆听到了那方圣地千年的谶言。《我的心掉进了神秘的羊卓雍措》记录的就是穿越山南途中的一个瞬间……

——题记

天色黑定,我才从日喀则赶到卡若拉雪山垭口。为了明早拍摄冰川,只好在这儿扎营过夜了。

饭后,倒在用北京大吉普改装的 “中国悍马”宽敞的车厢里便睡去。等被一阵寒冷唤醒时,已是半夜。我穿起棉衣,朝路边的小屋走去。

小屋的墙上有道窗户,但已经关上,屋里没一丝灯光。屋里要是有灯光,我真想叫开门,到屋内的炉子前去暖一暖身。屋顶的烟囱似乎还在冒着烟,屋子石墙透出几丝温暖。我来到侧墙前,风儿减弱了,石墙透出的温暖更加明显。我在墙脚的一块石头上坐下,背贴着石墙,迷迷糊糊闭上眼……

我站在停在垭口的2.3米高的“中国悍马”的车顶上,朝东俯瞰浪卡子草原。一颗颗星辰似的灯火在原野上熠熠闪烁,它们把通往羊湖的山谷拉得细细长长。垭口两侧的雪山上,冰雪白得像天鹅的羽毛,两座雪山恰似两只展开的巨翅——我只要挂上它就能展翅高飞,把拉轨岗日连绵的雪山和阿娜多姿的羊湖看个明白。我振了振精神,把一双巨翅挂到背上,飞了起来。

我的身下雪山连绵,一座尖耸的雪峰直插夜空,它叫宁金抗沙,又称乃钦康桑,海拔7206米。“宁金抗沙”意为“夜叉神住在高贵的雪山上”。“乃钦康桑”则来自一个英雄的伟名。传说古时江孜大地贫脊干旱,莲花生大师派侍从乃钦康娃?桑布化为一座大雪山。大雪山西南坡的冰雪融化后形成一条条河流,河流奔向江孜平原,汇成了滔滔的年楚河,年楚河流域从此成为了后藏的金粮仓;大雪山东北坡发育了116条冰川,冰川面积118.82平方公里。116条冰川融汇成几十条河,全都流进了羊卓雍措,羊卓雍措从此成为了西藏最大的湖泊。我在乃钦康桑的肩膀上歇了下来。站在英雄之山的肩膀上,我看到了有着珊瑚枝状的美丽的羊湖。我飞到湖上空绕了一圈,才回到卡若拉雪山垭口……

一阵寒流向我袭来,我打了个寒噤,睁开了眼。看看手表,已是深夜三点多。我的思绪沉浸在刚才的美梦中。人的潜意识中本来就有“飞”的欲望,刚才我飞得多高,在地面难以分辨的雪山圣湖,被我在空中看得一清二楚。我挂上了雪山的翅膀,像神仙一样遨游雪域高原,实现了 “飞翔”的欲望。可惜美梦太短,美梦初醒,让人感到莫名的失落。

第二天中午,车子驶出浪卡子镇不久,羊卓雍措终于出现在眼前。湖畔的青稞园像画卷一样朝我一一展开:刚刚收割的青稞一排排码在田野上,有的像战壕,有的像城墙;还没收割的青稞齐刷刷排列成方队,像正在接受检阅的士兵队列;青稞码起的战壕与城墙给暮色中的大地带来了几分威武,整齐的青稞队列围绕着战壕和城墙严阵以待,它们是羊湖忠诚的卫士。路上出现一辆同向马车,车上坐着四个孩子,他们在唱着藏歌,童谣的旋律如瓷声飘过田野,举重若轻地给金色的田野抹上一层平和与安详。我听不懂他们唱的什么,但天上的鸟儿肯定听懂了,它们从高高的云天降到低空,那是一队斑头雁,它们排成人字形出现在公路右侧,尾随孩子们的歌声与“中国悍马”平行而飞。我控制着车速,跟在马车后与雁队保持平行,不时偏头把目光投向雁群。在鸟儿们一双双充满力量的双翼的扇动下,天上的云也分明被吆赶着随我的车一道往东移。我想把这梦幻般的场景拍摄下来,但担心一停车就会打扰孩子们,那样一来,这美好的梦景将转瞬即逝。我打消了拍摄念头继续前行。站立在麦田里的笔挺而威武的青稞们也被这美景所感动,它们摇头摆尾地舞动起来。青稞组成的方阵掀起一阵阵波浪,风伸出它巨大的手往麦浪上轻轻一抹,青稞们便纷纷仰首朝天。青稞们也被雁儿给吸引了,它们对着雁群发出一声声赞叹:刷——刷——

过了白地村,我把车停到湖边,在地上铺开油布,摆好水壶,拿出一盒从家乡带来的绿豆糕,吃起午饭。饭后倒在油布上就睡,今天还要回拉萨,必须补足昨晚拉下的瞌睡。

不知睡了多久,一阵鸟声把我搅醒。我多不想睁开眼,但近在咫尺的鸟鸣令人好奇,我微微睁开眼偏头一瞧,一群鸟正在啄吃我放在油布上的绿豆糕。我一动不动,免得惊动鸟儿们。聚在我身边的这群鸟有棕头鸥、斑头雁,半盒绿豆糕很快就被它们吃光了。我把手伸到腰间试图拿出小相机,不知是我的动作惊动了它们还是因食品已吃完,它们本来就要飞离——鸟儿们全飞了起来。我拿出相机站起来,它们已经飞远了——飞向湖中的鸟岛。鸟儿们白色的身影倒映在蓝湖中。绿、红、黄相间的水草和格桑花给蓝湖镶上一圈花边,花边外的金牧场上撒满牛羊,牛羊群背后是一座座雪山,雪山之上是蓝天白云。白色的鸟群时而像从蓝湖里飞出来,时而像从白云间飞下来。这群美丽的精灵使我蓦然想起当地的一个传说:

很久以前,天上的一位仙女下凡来到雪域高原,她迷恋上这儿的雪山冰川,于是变成了雪山中的一个湖,这个湖就是羊卓雍措。

许多年以后,羊卓雍措西岸的白地村有个美丽的姑娘,她每天夜里都要到羊湖里洗澡,羊湖的清泉使她的肌肤变得比白玉还洁净。村里的农奴主看中了这个姑娘,但姑娘已经有心上人,说什么也不愿嫁给农奴主。农奴主不死心,一心要把姑娘占为己有。一天夜里,农奴主躲在湖边,趁姑娘下湖洗澡时把她抱出水,想把她抢回家成亲。这时天上飘来一朵云,云端站着一个仙女,她用佛珠将凶残的农奴主打死,但农奴主还是死死抱着姑娘不松手,结果两人都沉入湖中,姑娘也被淹死了。

第二天黎明,白地村的人们来到湖边寻找姑娘,一声声呼喊她的名字。这时湖中突然飞出一只水鸟,水鸟就是姑娘的化身。从此以后,水鸟总是在湖上戏水,或是在湖上空飞翔,羊卓雍措成为了西藏最大的水鸟和野生禽类的栖息地。它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拥有二十多个岛屿,总面积638平方公里,水深20-40米,最深60米,湖岸线总长250公里,在西藏三大圣湖中面积最大。这个集雪山、冰川、河流、湿地、温泉、鸟岛、牧场、寺庙、神灵、村寨、野生动物等多种景观为一体的人神共居的水乡家园,美如天堂。

刚才那群水鸟,它们是白地村那个美丽姑娘的化身吗?它们那么靠近我,是知道我已经睡去,所以才啄吃我的食品?还是无论我睡没睡着,它们都没把我当外人,所以才歇落到我身边?如果是这样,难说它们就是曾尾随我和孩子们的那群鸟儿,所以才与我亲近。棕头鸥和斑头雁都属于夏候鸟,眼下是仲秋时节,等过了中秋,它们就要迁徙到南方去避寒,今天能在这儿与它们相遇,算我有眼福。

我徘徊在湖边,迟迟未启程。湿地上的芦苇被夕阳染成了金帚,它们纷纷向我挥动,分明在为我和“中国悍马”扫除满身风尘。不,它们不是金帚,而是一双双度母的手,它们在朝我这个来自远方的孤旅者招手。我预感到,我命中一段美好的人生故事就要在今晚上演。我从车上拿出帐篷把它搭好。当夕阳西下,一轮明月已经出现在湖东岸,我的梦徐徐拉开了帷幕……

(李永林)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赵鹏(实习生)、秦晶)

推荐阅读

奥运热奥运游不热 价高路远让人兴趣大减   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激战正酣,巴西受到来自全世界的关注。不过,记者从旅游市场了解到,虽然奥运热潮如火如荼,但奥运旅游却没有如预期火热起来。【详细】

旅游315投诉平台|世界旅游发展大会|自驾车房车营地建设推进会|中俄蒙旅游部长会议|厕所革命回头看

7月旅游投诉舆情公布 涉旅行社投诉呈爆发式上涨   2016年7月旅游投诉舆情今日发布,平台7月共收到有效投诉154条,环比上涨57.1%。各省份旅游投诉中,云南投诉量仍居首位,在线旅游企业中携程旅行网投诉量排第一,截至8月1日,7月平台综合回复率30.5%,每条投诉平均处理时长5.3天,帮助网友追回旅游损失10366.71元。【详细】

旅游315投诉平台|世界旅游发展大会|自驾车房车营地建设推进会|中俄蒙旅游部长会议|厕所革命回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