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关键在“护”

2017年02月17日08:31  来源:光明日报
 

近期,又一则长城被毁新闻见诸媒体。据报道,甘肃明长城遗址遭农田“啃噬”。这段位于景泰县城东七八公里外的明长城修建于公元1599年,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开始,就遭到严重破坏,成为断断续续、高低不一的“土垄子”,有些地段甚至成为附近农场住户围起的羊圈、堆草的院墙。2006年5月,该段长城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8月,甘肃省政府在明长城景泰段设立了保护碑,确定将长城墙体两侧以外20米内纳入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外延50米,但保护效果不佳,现状令人忧虑。

长城保护任重道远,仅靠自上而下的“保”不够,还要做到及时的“护”。国家将古长城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意义自不待言,这不仅明确了要保护的对象,也为地方文物管理部门执法提供了依据,但这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近年来,国内出现多起古长城遭破坏情况,导致无法复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既有传统习惯作祟,也有现实利益驱使。一些民众祖祖辈辈在那里生活耕种,习惯了用传统的方式对待长城,开荒种田、养殖牲畜,有的地方还靠破坏长城盖房。而在古长城保护区,不少地方政府满足于立一块牌子了事。监管、宣传、日常护理的缺位,使古长城得不到切实的保护。

做好古长城保护工作,有时护比保更重要。对古长城周围的村民或单位,要加大宣传力度,明确古长城保护的意义,有条件的地区还要标明保护的界限,悬挂必要的标语。针对本辖区的古长城保护,要制定出台切实有效的保护条例,可借鉴铁路沿线的群众安全联防办法,建立配套的监管队伍,从熟悉当地地形的群众中选取保护长城的人,给他们适当的补助,对长城进行有效的防护。最后,要对长城附近的农民利益加以维护与引导,地方政府应该采取各种措施,在非保护区开垦土地,引导农民在远离古长城的地方建房,还应对因保护古长城失地的农民予以生活补助,在群众利益与古长城保护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从古长城保护扩展到其他文物古迹的保护,道理是一样的。近几年,毁坏文物的情况时有发生,保护的牌子悬挂在已经被损害的文物旁边,构成一种反讽。只有多研究并践行“护”的方式方法,才不至于让文物消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作者戴荣里系北京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

(责编:王赵童(实习生)、连品洁)

推荐阅读

国民旅游消费账单:一年花4.6万亿 最高138万   2016年国人如何在旅游度假上花钱消费?11日,携程旅游集团发布《2016年国民旅游消费报告》,披露了年度旅游“账单”。2016年全国国民在旅游上花了4.66万亿元,消费总额上海排第一,人均消费北京夺冠。随着互联网消费成为生活方式,国人手机里的旅游账单也越来越壮观,单次最高138万。70后消费能力最强, “旅游帝”一年出游20次、100多天。【详细】

旅游315投诉平台|"十三五"旅游规划|重走长征路|世界厕所日|导游自由执业|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

实施"三步走"迈向新目标 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召开   12日,2017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在长沙召开,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就“积极实施‘三步走’战略 奋力迈向我国旅游发展新目标”做了2017年全国旅游工作报告。报告总结了“515战略”实施以来的全国旅游工作,分析了当前发展形势,推进了“十三五”旅游业发展,明确了全国旅游发展目标方向。【详细】

旅游315投诉平台|"十三五"旅游规划|重走长征路|世界厕所日|导游自由执业|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