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与“遗保”: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2017年07月17日08:36  来源:陕西日报
 

波兰克拉科夫召开的第四十一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连连传来喜讯:经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成员国代表的审议和表决,青海可可西里于7日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第二天,评委会主席再次敲锤,福建鼓浪屿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至此,我国已拥有52处世界遗产。(7月10日《人民日报》)

申请世界遗产工作“双喜临门”,这表明我国对申遗工作本身的重视,更显示出我们对国内自然、文化等遗产保护工作所做出的巨大努力。

20世纪后期,藏羚羊羊绒制品沙图什披肩在西方走俏,大量藏羚羊被猎杀。时任治多县委副书记的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曾12次率队由昆仑山口进入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无人区腹地。1994年1月18日,在押送18名偷猎者和缴获车队途中,年仅40岁的索南达杰被盗猎者残忍地射杀在可可西里零下40摄氏度的雪地里。悲壮的往事,带给我们的是警醒与反思,也会更加坚定我们对于自然、文化等遗产保护的决心和信心,让申遗和遗保工作齐头并进。申遗成功,只会被当作起点,而遗产保护工作将永远在路上。

遗产保护的大敌,是不科学乃至扭曲的政绩观以及经济利益驱使下的不当规划、盲目开发、胡乱开发。这让某些自然、文化遗产沦为不当开发的牺牲品。甚至,一些景区的自然、文化景观,也会遭遇旅游开发的戕害,让既有景观失去当初的模样,失去原有的韵味。例如,2012年初,媒体曾报道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拆迁,现场变成一片瓦砾废墟,景象惨不忍睹。而在此前,相关文物保护部门都发声要加以保护的,但结果却事与愿违。

这足以证明,文物保护和遗产保护不能仅靠文物保护部门担纲唱主角,必须纳入属地一把手的职责范围。而且,对于自然、文化遗产的保护,理应成为各地政府的执政自觉,像爱护羽毛一样爱护这些文化和自然遗产。不忽视对一棵树、一幢碑亭、一座桥等的保护和维护。

各地的自然、文化遗产或文物景观,作为一地风土文化的符号,蕴含着乡愁,承载着记忆。唯有尽心尽力保护,才会留住这些由来已久的遗产。(贾志勇)

(责编:袁蕴琪(实习生)、连品洁)

推荐阅读

史上最大规模旅游“整风”查旅企上万家 罚款超千万   作为史上最大规模的旅游市场“整风”,在开展“春季行动”的3个月里,全国累计检查旅游企业13410家,已处罚案件455起,罚款金额达1288.31万元。 【详细】

2017中国旅游日|旅游315投诉平台|"十三五"旅游规划|导游大赛|两会谈旅游|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

香港回归20年:从观光到融入 赴港游呈多元发展   随着赴港游人次的增加,游客体验香港的方式也更加多元,自由行、主题游、深度游……内地游客已经真正深入到了港人的日常生活当中。 【详细】

2017中国旅游日|旅游315投诉平台|"十三五"旅游规划|导游大赛|两会谈旅游|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