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领队被大象踩踏致死续:事发前驯象师狠砸大象脑袋

2017年12月27日08:16  来源:华龙网
 

重庆领队为救游客在泰国被大象踩踏致死的事件持续引发关注,不少目击者表示,当时肇事大象背上有一男一女两名中国游客。华龙网记者多方联系,终于在25日下午联系上这对游客及其家人。这是一家上海游客,他们向记者还原了事发时的一系列细节。据他们讲述,驯象师狠砸了一下大象脑袋后没多久,大象就开始发狂。

她眼看着父母在发疯象背上狂颠

当时象背上的这对夫妻,是上海朱女士的父母。当时,朱女士也在现场。

想起当时的场景,朱女士一家现在仍难以平静情绪。当时,朱女士的爸妈就在那头发狂的大象背上,朱女士和4岁的儿子刚骑上另一头大象走了没多久。

不幸发生后的这几天,儿子总是对朱女士说:“妈妈,奶奶从大象上面摔下来了,是因为大象累了对不对?”

朱女士告诉记者,儿子这话不是凭空想象,而是驯象师告诉他们的。当时由于儿子着急坐大象,她就和儿子抢先几步上了前面一头大象。“当时上去,我就感觉挺不安全,导游给我们说上去要系好安全带,可是我找了半天根本没有安全带。”

到象背上后,朱女士一手护着儿子一手抓着座椅的扶手。没走多久,朱女士就听到大家在尖叫,听到大树被猛烈撞击发出的声音。一回头,她发现,后面那头大象疯了,“一直在甩来甩去,身子上下颠。”

最初,朱女士并不知道坐在这头大象上面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再看一眼时,朱女士慌了,“那不就是我爸妈吗?”当时,她骑的大象已经在驯象师的控制下停在原地。看着爸妈在大象背上被上下颠簸,随时可能有危险,她边护着孩子边着急:“大象怎么了?上面的是我爸妈,怎么办、怎么办?”

驯象师狠砸了一下没多久 大象就开始发狂

大象为何会突然发狂?在此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当时坐在发疯大象背上的朱女士父母是最近距离的亲历者,他们看得最真切。

朱爸爸说,自己至今记忆深刻,当时他和妻子坐在象背上,刚从起点走出去十几米远,忽然大象停着不走了。

“他(驯象师)先拉了拉大象身上的链子,然后拿着那个象钩,朝着大象的脑袋中间的位置狠狠地砸了一下。”朱爸爸说,那一砸过后,没多久时间,大象就开始发狂,撞树,然后掉转头朝着广场上的人群奔去。

“当时就撞到人了,我只知道地上好几个人在叫喊。”那时候朱爸爸和朱妈妈在座椅上拼命拉着扶手,“那时候我还没有被摔下去。”朱妈妈说。

随后,大象就朝着旁边的车子撞去,撞了两次,猛烈的回弹让坐在座椅左侧的朱妈狠狠地摔了下去,朱爸爸本能地把扶手拉得更紧了。还好,大象没有再往左侧奔跑,摔落在左侧的朱妈躲过了一劫。

“不然倒在大象脚下的人可能就是我。”朱妈妈说。想起当初的一幕,全家人至今心惊肉跳。

大象是朝右侧奔去了,而右侧就是重庆游客赖天丽所在的方向。“大象撞倒一个人,那个导游(何永杰)去拉,不知道有没有拉到,我就感觉大象踹了一脚。看到另外一个游客跑掉了,那个小伙子又被踹了一脚。”朱爸爸向记者讲述着当时的场景。

随后,不知大象是用脚踢,还是用鼻子把人卷起,朱爸爸只看到一个人从大象前面飞出去,飞到了旁边的沟里,“当时人飞起来的高度差不多到象牙和颈子的部位。”

大象并没有理会其他人,直勾勾地看着飞出去的人,然后朝那个方向径直奔去。到了沟里,走了几步后就上来了。这个过程中,朱爸爸一直在象背上紧紧抓住扶手,他看不到大象脚底,也不知道大象在沟里那几步是踩的何永杰。直到后来驯象师控制了发疯大象,他从象背上下来,回到受伤的妻子身边,才从其他游客处知道悲剧发生。

整个发狂的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因为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朱爸爸说自己当时都是懵的,旁边还有谁、被大象攻击的游客情况怎么样,他都来不及看,也来不及想。

夫妻俩不同程度受伤 从大象背上下来象夫还在要小费

朱爸爸说,大象从沟里出来后,驯象师用象钩砸了一下大象的耳朵部位,它便安静下来了。

“在大象发狂的全程,驯象师至少拿象钩砸了七八次大象的头部。”朱爸爸回忆道。

对于这一点,跟朱女士一家同在一个旅行团的高先生也称,大象返回的时候,他和不少游客都看到大象的头上很多血。高先生同时表示,何永杰是为了救游客而献身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等大象平静下来后,载着朱女士和儿子的大象才返回起点位置。“我很担心爸妈,把儿子交给旁边同团的游客后就去找他们,得知妈妈被扶上了大巴车。”朱女士急忙跑去看妈妈,谁料驯象师拉着她直喊“小费、小费”。

去大巴上看妈妈的时候,旁边的阿姨告诉朱女士,沟里还有一个人躺着的。事后她才知道,沟里躺着的就是重庆团领队何永杰。

朱妈妈被甩下象背,朱爸爸在象背上颠簸,两人都不同程度受伤,“两人腰部扭伤,我爸右腿肌肉损伤,我妈右脚肌肉损伤筋拉伤,两个人其他地方都有淤青。”朱女士说。

由于不放心当地的医疗水平,回国后朱女士第一时间带爸妈进行了身体检查,好在是轻伤,无大碍,但一家人心底的惊恐久久不能散去。

对于重庆领队何永杰的去世,朱女士一家也特别难过,“我们能做的,就是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王玮)

(责编:田虎、连品洁)

推荐阅读

八家航空公司角逐北京新机场 竞争格局已明朗   近日,奥凯航空与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在京签署《进驻北京新机场运营合作协议》。至此,共有8家客运航空公司确定入驻北京新机场。 【详细】

2017中国旅游日|旅游315投诉平台|"十三五"旅游规划|导游大赛|两会谈旅游|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

上半年我国出境游超6千万人次 "买买买"模式被抛弃   我国入境旅游已经走出了金融危机后的萧条期,正在从全面恢复转向持续增长的新阶段,而出境旅游则从高速增长步入稳定增长期,国际旅游顺差有望进一步扩大。 【详细】

2017中国旅游日|旅游315投诉平台|"十三五"旅游规划|导游大赛|两会谈旅游|2017全国旅游工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