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漫笔:镜头里的人情冷暖

李贵平

2018年01月08日08:1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对驴友来说,相机就是亲密的小伙伴。这个小伙伴会带来很多乐趣,但也可能弄出些哭笑不得的事。

  前年初夏,我从敦煌、嘉峪关转道张掖去西宁,途经门源镇时,大片油菜花在蓝天白云和祁连雪山的映衬下异常灿烂,油菜花的金黄色和青稞田的青绿色,交叉形成大块纯净的色彩。我临时起意下车,端起相机跑向田垄。一个收青稞的男人直起身来擦擦汗说:你这相机挺高级吧,能给我们照几张吗?见我点头,他飞快骑上摩托跑回家喊来妻子和妹妹,妹妹还抱着两套新衣边走边套上,脸上的高原红像两朵红杜鹃。

  这一家子可能觉得是在拍电影,或者说准备要当明星了,他们紧张得手足无措,眼睛也眨个不停。我怕人家太紧张,就让他们坐在青稞地上,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换上200毫米长焦镜头。半月后,他们收到我从成都寄去的片子,在电话里激动得语无伦次,说要把照片放大了挂在客厅。

  前年秋,我去川南尧坝古镇采风。这是个深山里的千年老镇,镇上的孩子平时就在小巷深陌里转来转去,很少出远门。当时,他们有的爬上榕树用弹弓射麻雀,有的溜进青苔湿滑的深院高墙捉迷藏。小家伙见我在拍摄,揩着鼻涕跑来围观。他们从显示屏上看到自己,笑得活蹦乱跳:“哎呀,这真是我呀?”“赵冬瓜的鼻子好黑哦。”离开时,孩子们拉着我的手说:“叔叔,好久又来哦。”

  前不久在西双版纳,我邂逅了一对重庆情侣。芭蕉林里,小伙子提着两个胀鼓鼓的拉杆箱和一个旅行包,漂亮女孩则嘟着小嘴儿挎个小包像在逛商场。小伙子悄悄告诉我,女孩正和自己闹别扭,这“最后一次想你”的旅游是对他的终极考验。在路上,我用相机替这对帅哥美女抓拍了很多画面。在孔雀坝,穿过密林的阳光慢慢融化了女孩心里的坚冰,她摘下路边的一朵蒲公英,冲男友俊朗的脸庞上噗地一吹,那散落的花蕊儿面粉般落到到小伙的眉毛、鼻梁上。女孩扬起的长发在阳光下舞蹈,银铃般的笑声似林泉悦耳……一个月后,小伙子兴冲冲打来电话说,旅游回去他们就结婚了,那些融入芭蕉林、傣寨和泼水节的旅游花絮,如风拂柳般撩拨着他们的爱情。小伙子说,今后要把小日子过得比镜头里好上百倍。

  当然,也不是每次拍摄都这么高大上。有一次黄金周,我去婺源虹关乡采风,游人汹涌,到处响着咔咔嚓嚓的快门声。在古巷里静静居住了许多代的当地居民,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被拍摄有些反感。我正朝民居里一个吃橘子的小男孩按快门,忽然,那孩子抓起一坨石块砸在我的相机遮光罩上。孩子的母亲冲我笑着。

  行走的地方越多,越发现:镜头虽小,却装得了整个世界,也容得下人情冷暖。

(责编:连品洁、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