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最后的木屋村落”重获新生

2018年05月29日08:1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村民于艳霞家有一栋老木屋,长年无人居住。她想着村子早晚得成为“空心村”,“不如换点钱合算”,一狠心3万元贱卖了老屋。

保护和发展承载长白山历史和文化的木屋村,“等不起,也慢不得”。近年来,各级政府投入资金对古屋进行修缮,将整村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依托长白山旅游区的游客溢出效应,大力宣传其独特的文化旅游价值。

曾经离开的村民看到商机,纷纷重返家园,搞起乡村旅游。于艳霞办起山村家庭旅馆,因为床位紧张,她盘算着向村里人买一栋木屋。“当初卖木屋,只换3万元,现在买,居然要花40多万元!”

木头墙、木片瓦、木烟囱、木栅栏……恬静、神秘、古朴、淡雅,远山近村仿佛一幅天然水墨画卷,在蓝天、苍松、白桦的映衬下徐徐打开。立夏时节,记者从吉林省抚松县城出发,驱车数小时,来到长白林海深处的漫江镇锦江木屋村,仿佛一下子闯入了世外桃源。

临近中午,炊烟从一个个木烟囱袅袅飘出。偶有村民拿着农具从身边走过,小狗在地上追逐嬉闹。这时,除了玩户外摄影的,不时会有游客前来,或品尝风味独特的农家菜,或在新铺设的山路上漫步,或坐上牛车,在村里绕上一圈,触摸历久弥新的民俗记忆。

这种原生态的“再现”,令人忽有隔世之感。“仅去年,这个小村就接待了5万游客!”漫江镇党委副书记刘宝辉说。

然而谁能想到,就在几年前,这一满族古木屋村落,还是一片“屋败人稀”的景象。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木屋村再度热闹起来,人们开饭店、卖特产,“晒”民俗、兴旅游,忙得不亦乐乎。

木屋村始建于清康熙年间。据当地人考证,公元1677年,康熙帝派大臣武木讷,探寻祭拜长白山之路。回京时,武木讷留下部分兵丁,设营等待皇帝前来祭祖。后来,因噶尔丹叛乱、沙俄进犯,康熙直到去世,也没登上长白山。留下的兵丁在此定居,用当地红松木材垒垛成房,以开荒、狩猎、挖参、伐木为生,形成独特的木屋村落。

上世纪80年代起,密林中的木屋村落遗存陆续被发现。其中锦江木屋村保存最为完好,被誉为长白山区“最后的木屋村落”。专家认为,长白山木屋具有远古遗风,是重要的文化遗产、宝贵的旅游资源,可与北京四合院、山西大院、云南竹楼、草原毡房等媲美。可令人揪心的是,木屋村落大多处在深山密林,年久失修,岌岌可危。

而随着生态保护力度加大,长白山林区停伐禁猎,木屋村的百姓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靠山吃山”。越来越多的村民尤其是年轻人,选择告别村落,走出大山,到城里去打工。

村民于艳霞家有一栋老木屋,儿子和儿媳外出打工,木屋长年无人居住。她想着村子早晚得成为“空心村”,“不如换点钱合算”,一狠心3万元贱卖了老屋。“村里的年轻人好多都离开了,全村70多户,最少时只剩下15户。绝大多数木屋没人住,成了‘空巢’,有些都出现坍塌了。”于艳霞说。

保护和发展承载长白山历史和文化的木屋村,“等不起,也慢不得”。漫江镇镇长马宏宇说,近年来,各级政府投入资金对古屋进行修缮,将整村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依托长白山旅游区的游客溢出效应,大力宣传其独特的文化旅游价值。2013年,锦江木屋村作为全国保存最为完整的满族古木屋建筑群,被住建部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驻足村口,整个村庄收入眼底,50多栋木屋散落在缀满山花的山坡上。走近细看,见不到一块砖、一片瓦,连农村常见的塑料布都难觅踪影。这种全木结构房屋,在当地又称“木榼楞”,处处有木、木皆有“道”:选相同粗细、长短的树干,横梁竖柱,卯榫相扣,搭成四壁木墙,墙外敷以黄泥,可挡风御寒。房顶铺就一片片木板瓦,自下而上摞放,雨雪可顺势流滑,防水隔寒。立在屋外的烟囱更为奇特,选用中空的枯树干制成,经过打磨处理,烧饭取暖时虽“喷云吐雾”,却不会烧着,越用得久越是耐火。村民们自豪地说:“这种建造技艺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呐!”

全木世界,原汁原味。在村里走走转转,随处可见盆、勺、桌、椅等,均用木头制成。庭院里,放着木仓、木圈、木障子。运载器物是木轮、木车、木爬犁,甚至连花盆也用木材凿刻而成。

如今,锦江木屋村的基础设施越变越好。泥泞的村路得到硬化,电线埋入地下,还修建了林间木栈道……游客住进木屋民居,观春花,享夏荫,看秋林,玩冬雪,感受浓浓的关东民俗,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曾经离开的村民看到商机,纷纷重返家园,搞起乡村旅游。在锦江木屋村,随处可见“农家饭馆”、“茶馆”、“豆腐坊”等招牌。于艳霞办起山村家庭旅馆,以“本土特色菜”吸引远道而来的食客。来自省城长春的游客刘峰一边品尝一边点赞:“鸡好吃,鱼好嫩,饭菜香,有小时候农村外婆家的味道。”

客人多了,生意忙不过来。于艳霞的儿子专门从城里回来,帮着打理木屋生意,儿媳也跟来,用巧手剪出传统满族剪纸,为小店增添色彩。“游客住宿,平时每位五六十元,旺季七八十元;遇到旅行社带来的高端客户,想吃一些特色食物,人均餐费100多元!”说起收入,于艳霞特别开心。

因为家庭旅馆床位紧张,于艳霞盘算着向村里人买一栋木屋。“当初卖木屋,只换3万元,现在买,居然要花40多万元!”一卖一买,于艳霞“既懊恼又高兴”。懊恼的是,多花了冤枉钱;高兴的是,生意越做越红火。

在当地政府指导下,她牵头成立木屋旅游专业合作社。村民们或喂养农家猪,或提供土鸡柴蛋,或专门做豆腐……分工不同,利益共享,明码标价,规范经营。

小小木屋,已然成了“黄金屋”。于艳霞说,2017年,参加木屋旅游专业合作社的农户人均收入3万多元。没回村的村民把木屋租给合作社,每年租金2万元。长期没有进账的村集体,去年也收入了10万元。

在木屋村豆腐坊,女主人孟凡荣一边做豆腐,一边耐心地给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讲解制作工艺。“本以为木屋村一天不如一天,没想到真的起死回生了!在这儿生活了大半辈子,现在是全村最好的时候!”孟凡荣说起话,眉眼里都是笑。

抚松县旅游局局长宋赫介绍,下一步,锦江木屋村将继续挖掘满族剪纸、高跷秧歌以及长白山放山、狩猎等习俗,县里还要支持村里建设博物馆,让更多长白山区的民俗和文化遗产在这里“活”起来,吸引游客参观的同时,也吸引更多年轻人回乡创业,参与保护和发展木屋村落,传承和弘扬当地独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历经岁月沧桑的古老木屋村落,在重获生机的同时,也正开启自己全新的明天。(记者王明浩、邹声文、段续)

(责编:田虎、连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