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深处的金口河

安 清  立 杨

2018年06月20日08: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峡谷晨曦
  辜顺刚摄

  这是一个神秘、美丽而又令人向往的地方,她叫金口河。金口河属于四川省乐山市的一个县级行政区,598平方公里的大山区里,生活着5万多彝汉儿女。

  曾经,金口河因交通和通讯不便,长期被大山封冻着。1938年—1942年,乐(山)西(昌)抗战公路的修筑,打开了这道闭锁的山门。一道道青筋突起的胳膊,把一根根钢钎插入到一壁壁岩石,一声声开山炮把一块块岩石抛向长空。沉睡了亿万年的大山,被撕出一道口子。一条公路如一条虫子,在悬崖绝壁上缓慢爬行。乐西路全长525公里,据记载,因筑路伤亡3万多人。2010年暮春,乐西公路总指挥赵祖康的两个花甲之年的儿子,来到蓑衣岭,触及父亲当年题写的“蓝褛开疆”石碑,百感交集。如今,这条路为越来越多的人熟知,他们结队来自驾或徒步,寻找这条抗战路上,用血肉铸成的民族之魂。

  上世纪60年代,大渡河畔,机器轰鸣,一批批操普通话的知识分子,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大山深处建起了一座城。大山人第一次看到了推土机,第一次看到砖楼房,第一次吃到冰棍儿……无数的“第一次”让这里的老百姓应接不暇。山外的讯息和文化浸染大山深处,一切都开始了变化。金口河从一个没有县城的小区,变成有了商贸的小镇;从一个小镇变成了有一定规模的县城;从低水平的发展到高质量发展;从单纯的城市发展到城乡共同发展。就在金口河进入时代发展快车道的时候,红华公司整体迁到了成都市和峨眉山市。金口河不忘“三大团结”之首的“厂地团结”,决定保留那座工业之城,建成红色记忆小镇。

  金口河地处小凉山地区,长期以来受地理条件制约,属于四川省深度贫困县。通过几年的努力,乡村发生了巨大变化。曙光村、建设村、新建村等,都实现了华丽转身,变成了农旅结合的产业新村。在我们深入采访中,一个个拼搏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段段感人的故事落到我们心里。他们是同癌魔斗争的卢永芳、乐观豁达的残疾青年郭贵明、身残志坚的王连军、产业发展带头人余光清……从他们身上,我们感受到人性的光辉,被一种博大的正能量感染。精准扶贫的意义也许远远不在扶贫本身,而在于它所发掘出的文化和时代精神。

  沿大渡河岸逆流而上,不出10公里,就到了国家地质公园——大渡河大峡谷,山谷幽深,崖壁陡峭,雄峰破天,半坡上的几缕炊烟,组合成了一幅峡江山水图,让人震撼与陶醉。胜利村是峡谷里的一个村落,村民从绝壁云端迁徙而来。街道中央立着一块“云端遗民”雕塑,正是这个群体的形象代言。

  村头坐落着一座卷轴式建筑,那便是铁道兵博物馆。走进馆内,你仿佛穿越到了铁血奔涌的火热年代。从那些发黄的照片和报纸、锈迹斑斑的劳动工具、光灿灿的奖章……我们不难还原当时惊天地泣鬼神的劳动场景。除博物馆内的展陈之外,整个村落将铁道兵精神作为文化主题以多种形式延伸,如民居山墙画、浮雕等。漫步在这个以旅游业为经纬的特色村落,你一定会为山水的雄奇而震撼,为铁道兵精神所折服,为这里的生态美食和人们的热情而点赞。

  类似胜利村的这种文化主题村落还有很多,如“人间仙境——林丰村”、“半坡彝韵——迎春村”、“水墨画卷——顺河村”、“田园溪谷——象鼻村”……这些都是沐浴在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和新农村建设的阳光下,在山坳处长起来的“春笋”。每一个村寨,都有景、村相融的独特品位和丰富的文化内涵。

  金口河已经拥有了三张国字号名片,国家地质公园、湿地公园、水利风景区。海拔3236米的大瓦山,高峰连绵,每年都有很多游人攀上平顶,他们深信这里能涤荡灵魂,是与天最近的地方。除此之外,这里还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景点,都是大自然对金口河的馈赠。“十三五”期间,金口河人确定了旅游业发展战略,让人对这片土地的未来充满期待。

(责编:刘佳、连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