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水墨看查济

张  恒

2018年07月05日08: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这水墨,是查氏祖人描在安徽泾县一张绝好的宣纸上。千年之后,由墨色的焦、浓、重、淡、清产生的物象,依旧纯香。

  灰砖、黛瓦、马头墙,一座房子是这样,一个村庄是这样,这就是一种风格、一个风景了;青溪、小桥、青石巷,一个方位是这样,整个环境是这样,这就是一种风情、一种意境了。查济人喜欢这种风情和意境,所有来查济的人似乎也都喜欢这种风情和意境。

  我能感悟到,这些建筑的特点是淡然,这些景物的品性是从容,淡然和从容伴随着一座村庄生存百年、千年,不可谓不是奇迹。无论你是怎样的身份,无论你有多少的财富,都和屋上的一片瓦、墙上的一块砖、巷子里的一块鹅卵石、溪流里的一条鱼一般,同样生活和生存在这水墨的色颜之中,波澜不惊,宠辱不惊。

  这是真品水墨的特质。

  一个敢于几百年、上千年,只把简单的几种颜色涂抹在生活的表层和内在,这不仅仅是一种风格,一种淡然,还需要一种执著,需要坚毅和勇气。一个人是这样,一个家族是这样,一座村庄是这样,这就是一种厚度、一种力量了。

  这种力量,不随时间而削减,不随时尚而泯灭,就像水墨凝聚成的厚度,风雨不腐。千百年来,多少飞檐翘壁在歌舞升平中坍塌,多少画梁雕栋在纸醉金迷中腐烂,唯有查济这朴素的色颜、朴素的村落,始终安然镶嵌在熟透了的宣纸上,驻扎在山明水秀的厚土上,凸显着一种穿透人们内心的情怀,矗立着一种岁月不可战胜的力量。而这一切,是查济人自觉遵守的一种契约、一种民俗、一种文化。世界和人心就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宁静而守恒。

  走进马头墙下的双披屋,敦厚的门洞后是敦厚的老人,同样是水墨一样的服饰、水墨一样的面容、水墨一样的神态。就连那不多的话语也是水墨的韵味,简洁明快一如淡淡的线条和清墨,单纯而自然。这让人想起查氏族人的祖上,每个人都像清墨一点,滴在宣纸上就是一笔纯粹的素描。一年两年是这样,百年千年是这样,这就是一种传统、一种精神。

  这种精神,有民族的底蕴,也有江南人的淳朴。

  德公厅屋无疑是查济这幅陈年水墨中最凝重的一抹。四柱三层牌坊式门楼,五朵斗拱屋面,略带翘角分三层覆盖门楼,古朴典雅、雄浑大方。走进厅屋,犹如走进一本家谱,走进一本地方志,多少荣耀镂刻在二龙戏珠、丹凤朝阳、鱼跃龙门、狮子滚绣球等吉祥图案之中,多少富贵镶嵌在门窗扇格、厅堂柱础、门楼门汇的古雕、砖雕、木雕之中。一部查济史,是一部古代水墨的教科书,更是一部江南乡村的千年集居史。

  也只有走进这样的古老建筑里,才能嗅到皖南乡村古老文化的芬芳。千百年的风雨沧桑,多少代人的精心描绘,诗情画意和积善厚德都酿藏在这深深的庭院。一面花窗、一个长廊、一处水榭、一弯碧水、一幅石雕,让人感悟到不同的情感,品味出不同的意趣。这是古老岁月蕴含的古典与优雅,也是东方文化孕育的温婉和静美。

(责编:连品洁、刘佳)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