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旅馆”扎堆居民楼 最小隔间近5平方米

2018年11月14日08:45  来源:北京日报
 

普通民宅被改为旅馆,窗户上贴着住宿的招牌,厨房里挤满做饭的房客。

“封堵‘开墙打洞’后,我们楼里不少小饭馆、寿衣店都改成黑旅馆了。”家住海淀区阜成路北的王女士向本报反映,由于小区正对着海军总医院,所以总有一些黑中介或二房东把外地看病的患者或家属介绍到居民楼的“黑旅馆”里住宿,影响到社区安全和环境卫生。

居民楼里开“日租房”

最小隔间近5平方米

近日记者来到阜成路北小区。一出地铁白堆子站,就看到紧邻的10号楼一层住户的窗户上大都贴着“旅馆住宿”、“单间出租”以及手机号码。

记者发现,临街的11号楼和10号楼恰好正对着海军总医院。两楼间的空地上摆着沙发、椅子,一些人三三两两或坐或站地闲聊着。只要路人走过,他们就搭话:“要住宿吗?”

记者提出看房,于是一位外地口音的小伙子主动带领记者进入11号楼二楼一户人家。这是一户三居室,普通家庭的简单装修。小伙子打开东侧一间有窗户的房子,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摆了2张较窄的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虽然都是拼凑的二手旧家具,但还算干净整洁。他说:“一间一天220元。别看这么多床,但一间只租一家人,不分租。”记者表示有点贵,于是他又带记者进入顶层的一套房子。大门没锁,一推就进去了,这是格局基本相同的一套房,但两间稍大一些的房子被打隔断分成了4间,一套房最多可租住5户人,厨房厕所共用。最小房间的面积将近5平方米左右,一张1.5米宽的双人床刚好嵌进房间,旁边只剩1米宽的空间,摆着一张书桌。而后记者要求看看那间没打隔断的房间。尽管它已经出租了,租户正在卫生间洗澡,但小伙子麻利地用钥匙打开房门,只见租户的东西摊了一床。看过了房型,小伙子说:“没窗户的小间最低一天100元;大一些有窗户的150元。”

看房时,一位男性租客表示明天要退房,但小伙子有把握地告诉他,明天检查结果出不来,建议他多住一天。小伙子熟练地告诉记者,不同科室的不同检查项目是当天还是隔天拿结果,不同的治疗项目需要几天,他都门儿清。记者夸他精明,他一笑:“否则怎么清楚租客住几天?哪天走?哪间房能空出来接着租?”他一边聊一边收拾厕所,把租客洗澡后地上的积水擦干。

“你只要带着自己的洗漱用品住进来就行了,有WIFI有电视,水电气热就包在房价里,但要是做饭,锅碗瓢盆你得自己买。”记者表示想要更便宜的:“有没有出租床位的?”小伙子警惕地说:“没有,现在没人租床位。”可记者从10号楼一层打开的窗户里,看到了上下铺的架子床和大量堆放的行李物品,但小伙子推说那是宿舍。

共用厨卫引发矛盾

居民租客相互提防

记者注意到新粉刷的楼道里靠墙竖着折叠床,有的住户门口摆放着一些生活用品。居民抱怨:“2017年老旧小区改造,可很快又恢复原样了,租房的不爱护公共设施。”

“一到饭点,我家这厨房里最多有十几人来吃饭,你都搞不清他们什么身份!”作为老住户,王女士介绍说,10号楼和11号楼这两栋老房子产权关系复杂,有买有租。像她这样格局的一户三居室,一套房子租给了2户人家,共用厨卫。另一户业主常年不住,就租给这些二房东,变成了“黑旅馆”、日租房。

傍晚时分,记者又被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女性拦住,热情地询问要不要住宿。于是记者又跟着她进入11号楼一层的一套房子。当时2个租户都在做饭,一个双人床的房间里入住了3口人,其中一对老夫妇正在厨房里忙活,他们告诉记者,他们陪儿子来看病,儿媳妇过两天就走。因为儿子换肾,他们已经在这儿住很长时间了。另一个中年男性租户,自己一人租了大间,两张双人床上堆放着各种食品,他说:“我租房是看中了房间里的大冰箱,为了方便给住院的孩子做饭吃。”因为厨房被另一家租客占领了,他就在房间里摆上电蒸锅、电炖锅做饭。

“这么多人用电不会跳闸吗?”记者有点担心,二房东说:“你放心吧,我们都改造过了!”

除了共用厨卫引发矛盾,居民和租客都为安全担心。有居民告诉记者:“每天小区里来来往往的好多人,甚至你都不知道隔壁睡着谁?我能有安全感吗?”而租住的病人家属也说:“我们也得提防着,钱都随身带走。”

对于安全问题,带记者看房的小伙子解释说:“每个租客入住都要提供身份证,我们可以在公安系统内查到这个人有没有问题。”说着,他打开手机微信,给记者看一个以该小区名命名的群,里面共有18个成员,他划了几页,满屏都是不同二房东在群里提交的住宿人的身份证。“你放心,来看病的是老实人,没那么多事儿!”记者注意到他手机里还有几个以小区名命名的微信群。

两位二房东分别带记者看了三套房,如果真如他们所说,每人掌管至少3套房,十多位二房东,就意味着海军总医院附近的小区里至少隐藏着三五十套、百多间这样的日租房。

直管公房打隔断转租

“黑旅馆”安全隐患大

“我们这是直管公房,按说是不能对外出租的。”居民王女士拿出《北京市公有住宅租赁合同》给记者看,她只承租这套三居室中的一间,面积是17平方米,甲方是海淀区房管局甘家口管理所。其中合同条款规定:“乙方擅自将承租的房屋转租……甲方有权终止合同,收回房屋。”

而后王女士还给记者看了附近社区贴出的关于治理群租房的通告,上面写着:“严禁利用出租房屋非法经营‘黑旅馆’”“出租房屋不得改变房屋结构分割出租”“出租房屋人均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王女士说,奇怪的是,他们社区里没有贴这份通告,也没人治理。

记者了解到,这种“黑旅馆”价格对于外地就医者往往有较大吸引力,但“黑旅馆”不可能取得正式旅店的经营执照,也不会有公安局旅馆前台登记系统,无论从消防安全、治安管理方面,还是从对周边群众正常生活的影响方面来说,都存在很大隐患。

张少非 杜廿 文并摄

(责编:刘佳、连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