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黄山感悟

邹凤岭

2018年12月14日08:3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我的家乡在苏北水乡,河流纵横。数百年来,路是水路。生于贫苦农家的我,不曾有过想去黄山观景的奢望。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孩子们长大了,知晓我的想法,赶着节假日,载着家人去黄山。小车奔驰在高速路上,阳光洒落田野,空气里散发泥土的芳香。不知不觉中,车行在了长江大桥上。浩浩东流长江水,一桥飞架变通途。

  进入江南,车前方出现了连绵起伏的山峦,青翠的松竹,蓝蓝的天空,白云绕山涧。生长在平原的小孙女拍着双手大声说:“我看到山了,真美!”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闻名于世。初冬的黄山,秋色依然在。山峦与青松交织,云雾与群峰缠绵。瑰丽的山峰,嶙峋的怪石,秀美的苍松,云雾缭绕,空气一尘不染。山峰沟壑之间,丹枫似火,草深果黄,五色纷呈。

  山奇也好,怪石也罢,去游黄山,不能不看黄山日出。清晨,黄山清凉台,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们翘首等待,等待着东方,等待在无际云海深处出现庄严的奇迹。转眼间,一轮红到极致的朝阳跳出了云层。山峰上,岩崖边,高大的松树,早已张开了臂,拥抱清晨第一缕阳光。突然间,有孩童说:“那蛋黄般的初升太阳,就在那登山人的肩上。”顺着方向,看这登山队伍,从早晨到夜晚,从日落到月明,从年初到年尾,没有停息过。坚定的信念,执著、顽强,向上攀登,没有改变过。身边的老者说:“自古以来,人们对山有着不灭的信仰,也有对山的敬畏。”

  看过了黄山日出,为领略自然风光,我从索道高处进入西海大峡谷底。仰望山顶,万级台阶,巍峨入云。拾级而上,手脚并用,吃力地向上攀登。跟着浩浩荡荡的登山人群,一路甚是壮观。向前望去,登山者不见头影;转身向后,情人们携手,年轻人快速穿越在行人间。长长的队伍,蜿蜒在群山之间小道上。上了年纪的我,累得气喘吁吁,双腿颤抖。就在此时,一位挑山人走到了我面前,看他汗水满额头,每一步的攀登总是那样坚定有力。挑山人,挑出了通往山顶的路,挑来了瓜果、纯净水等生活必需品,挑去了山上游人留下的生活垃圾。挑山人走累了,停下歇息。小憩的他们,像是一尊雕像,是黄山又一独特的风景。

  傍晚时分,登上峰顶的我,看黄山之巅,任凭风起云涌巍然屹立。黄山拔地通天的巍然雄姿,给了人们攀登的意志,激发攀登向上的渴望,让人有奋力拼搏、自强不息的精神满足。夕阳西下,云海就在脚下和眼前。蜿蜒的鱼龙,爬进了霞光尽染的云堆。透过云海看山,山更青。透过云海看景,景更美。黄山云海的博大胸怀,容纳了黄山千景万色;黄山云海的温柔与慈祥,沐浴着黄山七十二峰的光彩。

  下山途中,有客吟咏李白的《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同路者应答:“是啊,问何上碧山?笑而不答。闲适自乐,桃花流水,仙境在人间。”走在一旁的我,想起这些年,家乡的旅游业兴起,麋鹿奔腾,鹤鸟飞翔,是个让人打开心扉的好地方。看过了大纵湖水美,领略了黄山美景,在我的心中,满足之中有着不一样的体味。

(责编:连品洁、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