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让生活飞驰

本报记者  禹丽敏

2019年07月19日08:0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一个寻常周日,家住北京的小伙刘煜像往常一样约上几个朋友打网球,从晚上8点一直打到球场闭馆。运动之后,他还会步行将近两公里赶夜班公交回家。“紧绷的肌肉在运动结束后会慢慢放松,我喜欢运动带来的舒展。”刘煜说。        

  精瘦的身材,利落的短发,热爱运动的刘煜,平时喜欢网球和徒步,但他最喜欢的还是骑行——“骑行是一种不断重复的耐力运动。有人可能会觉得枯燥,但我的很多人生困惑,都是在骑行中获得答案的。”

  从校园出发

  刘煜从小就喜欢运动,但进入大学之前,他并没有接触过骑行运动。他的骑行之路,是从大学校园出发的。

  那是2008年的秋天,刚上大一的刘煜在北京大学社团招新的展台中,被自行车协会吸引,“当时觉得自行车协会的师兄师姐们看着非常阳光健康,又听他们讲述了骑行的故事,瞬间吸引了我。而在那之前,骑车对我来说不过是代步的方式。”

  不久之后,刘煜便开启了自己的首次短途骑行,从北京大学出发,一路骑行到郊区。那次骑行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过程中感受到的快乐,让刘煜从此爱上了骑行:“个人和自然融为一体,那种感觉太棒了!”

  2013年,刘煜踏上了自己的第一次长途骑行之旅,“想用浪漫的方式为自己的大学生涯画一个句号。”这是刘煜当时的想法。2400多公里的路程,从四川盆地出发,穿越横断山脉,进入青藏高原腹地。途中还会遇到体能、车况、路况、天气等各种各样的困难,没有坚强的毅力,是不可能骑下来的。

  而野外穿越,还需要在自行车后座驮着很重的行李,这也加大了骑行的难度。然而到达终点的那一刻,刘煜坦言,一路上通过努力和意志力克服艰难,让他收获了真正的自信。

  结交了朋友

  从2013年到2018年,刘煜累计越野骑行超过1万公里,翻越了55座青藏高原上的高山,其中15座海拔超过5000米。“无论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还是‘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都成为骑行路上可触的体验,并转化为内心的快乐。”刘煜说,骑行吸引他的,还有沿途中的人文感受。

  沿途遇到其他骑行者,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给对方加油鼓劲。有时候刘煜在路上遇到爆胎的情况,路过的骑行者即便素不相识,也会停下来帮忙。有的骑行者甚至会把自己带了几千公里的全新内胎送给需要的人用。

  2017年的青藏线骑行途中,刘煜的车胎被扎破了,那时距离当天的目的地还有30公里。临近傍晚,刘煜又没有带气筒,在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只能一个人坐在路边,面对着无边无尽的高原无计可施。“正郁闷着,骑友安大爷骑到了我面前,他帮我补好了胎,我们一起赶着天黑到了目的地。”此后,刘煜和安大爷结伴而行,一起翻越了唐古拉山,最终到达了终点拉萨。

  “在骑行途中会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骑行到一个地方时,经常会有当地的村民邀请我去家里作客,有时也会遇到语言不通的情况,大家就用笑容来表达。因为骑行,我结交了很多朋友,也感受到真情,这就是运动的魅力。”刘煜说。

  下一条路线

  暴雨后的宁静、烈日下的大地,骑行给刘煜留下了诸多难忘的时刻,让他领略到很多美不胜收的风景,从此更加热爱自然,热爱生活。

  2016年的一次骑行,刘煜在途中借宿,半夜起床来到院子,睡眼蒙眬中他抬头看了一眼星空,瞬间被震撼得再无睡意:在海拔5000米的高山上,漫天繁星似乎触手可及。深邃而飘散的银河之外,每一方寸的天空,都在密密麻麻的星光下。

  那一晚之后,刘煜在日记中写下:“在自然与宇宙之间,我们似乎渺小,却并不孤单。若不是身体力行骑行至此,我大概永远无法体会这高原繁星的震撼。感谢骑行,我的挚友。”

  骑行渐渐成了刘煜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帮助他建立起根植于内心的自信,让他更加坚定、勇敢、快乐,也让他更热爱自然、热爱生活。

  如今,刘煜又开始计划下一条骑行路线——额尔古纳河右岸。从内蒙古海拉尔出发一路向北,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腹地中,沿着美丽的额尔古纳河穿越大兴安岭,一直到达祖国的最北端黑龙江漠河。

  刘煜的骑行之路,不会停。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19日 13 版)

 

(责编:连品洁、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