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愿为你的任性埋单

2019年11月26日08:29  来源:北京日报
 

某些惊天动地的惨剧,许多时候仅仅缘于一次小小的任性。

1994年3月22日,俄罗斯航空593号航班飞往香港。飞机高度智能化,可以长时间自动驾驶。副机长库德林斯基带上了妻子儿女,到驾驶室参观,甚至让他们坐上驾驶座,体会开飞机的“威风”。然而,就在他与旁人谈笑风生时,小儿子将操纵杆左转超过30秒,导致飞机自动驾驶的方向操作被解除。系统发现后,试图拉高机头重回设定的33000英尺飞行高度,但没有如愿。次日凌晨,飞机坠毁于西伯利亚荒野,75名机组人员和乘客全部罹难。

驾驶舱是机长、副机长的工作空间,禁止外人进入,这是世界航空业的通则。库德林斯基置这个基本规则于不顾,最后祸及航班所有机员和乘客。这样的“连累”无疑是令人愤怒的,倘若那些死了的人能够活转来,估计会群起而殴之,可惜生命没有假设。

吃一堑,长一智,后来的机长如此任性的很少,然而,很少不等于完全没有,桂林航空就曝出一例。最近媒体披露:今年1月4日,在桂航GT1011航班上,当班机长邀请一女子进入驾驶舱,并在座位上拍照。她的微博中还写着“超级感谢机长,真是太开心了”之类的文字。消息传出,网上哗然,对机长的谴责不绝于屏。

仔细想来,狠批猛打的,绝大多数都没坐过甚至终生不会坐这位机长驾驶的飞机,之所以焦虑,其实是缘于对自身安全的关切。没有人想被任性和无知毁灭,更不愿意为别人的任性与无知埋单。

旅客坐在飞机上,生命安全几乎完全控制在机长手里。紧急情况下,很难像在陆地一样提前采取行动自救。机长责任心强,做事规矩,旅客就多一分安全;机长敬业精神差,做事不靠谱,旅客会多一分危险。桂航某机长邀请无关人员进驾驶室,大概是内心虚荣作祟,抑或是架不住朋友的请求,但归根结底都是置规则和责任于不顾。

任性有两种情形,一是对可能产生的后果完全不了解,如果了解一定不会去做;一是对后果非常清楚,却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可能的危险后果不会出现。在我看来,前一种任性尚可获得一定程度的原谅,后一种任性则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有句话叫“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桂航对GT1011航班机长终身禁飞,对其他相关人员无限期停飞,相信只是让心怀侥幸的任性者“还”的第一步。

作者 游宇明

(责编:方凯(实习生)、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