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色满园走金陵

仇士鹏

2020年02月06日08: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冬色满园走金陵

  我们去南京金陵国花园的时候,冬天正用最冷的笔墨,在大地上描摹着这个季节的风景。

  天空,在一片低沉的阴云中露出忧郁的眼神,几只雀鸟刚才还立在电线上,见到我们后,只留下一阵短促的扑棱声,便隐没在了远方的树林中。树木将所有的绿意都在春夏用尽,此时只剩下深邃的黝黑,等待着一场大雪为它们淡化悲伤。

  远方,白墙黑瓦的房子连成一圈。每一个黑洞洞的窗口里都藏着一种冬天,刮过整片田野的冷风直往窗子里灌。在大雪来临时,它们总会比田野先接住落下的雪花。

  大地的头发被风吹走了,裸露的土壤上,只有一层枯枝败叶,在脚底发出沙哑的声音。不知名的黑色果子零星散落着,像是春夏燃烧完的激情留下的灰烬,诉说着大地的心事。

  朋友念着景点介绍牌上的字,“法国花园以紫色的坡地花海为主题,各种游乐项目镶嵌其中,人在花中游,可乐可赏”,可惜啊,来得不是季节!虽然忍不住叹息,却也无可奈何。

  “总还是有一些风景的嘛”,我说道,“如果你把冬天认为是四季之末,那这里的景色确实比较残败,但如果你把冬天当作四季之初,那么眼前的风景便极具审美潜质。”

  比如身后的原野,虽是冬天,却依旧坚守着一片绿意。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每一个喜欢慢走的心灵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心动。无论是站在桥上赏风景,还是坐在亭子里观赏桥上的风景,都是一桩美事。而到了春天,嘤咛的鸟鸣、柔软的嫩草和芬芳的花香随着潺潺的溪流一路欢歌而来,为原野润上一层生机勃勃的亮色,那时的风景又会怎样的迷人?至少现在,只是想着,便仿佛有一片暖暖的阳光穿越了三九,轻轻落在我的身上,为我挡住了冬风里低沉的音调。

  莫名地,我相信这里应是整个园子里春天最先开始的地方。

  彩虹滑道,一道道霓虹沿着山坡倾泻而下,我们坐着气垫从山顶往下滑,在风驰电掣的痛快中让兴奋呼啸过整个大脑;卡丁车,绕湖而行,在一片烟雨山水间把人送往那属于田园的意境中——此时,不禁幻想自己正与王维同游,谈笑雅事,让唇齿生香,于是画意与诗情便在心底萌动。

  对着一地落叶询问它的前生,在光秃秃的枝头去泼墨十里桃花,于是这个园子便重新迎来了生机。牡丹与黄菊琴瑟和鸣,腊梅与荷花煮雪吟诗,迎春则铺成地毯,迎接园子每一季的风情。

  其实,只要有一颗热爱的心,即使在哈气成雾的冬天,也能发现并获得一片美丽的风景。

(责编:朱江、连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