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天下秀

程杨松 

2020年03月26日09:0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三清天下秀

  巍巍垂坐赣东之巅的三清山因玉京、玉虚、玉华“三峰峻拔,如道教三清列坐其巅”成名,乃涛涛信江的源头。迄今,三清山已收撷“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等殊荣,一句“三清天下秀”,更是生动地展现了它钟灵毓秀、仙姿神韵的独一魅性与无双胜境。

  缘于危岩林立、高峰拢围,山中的节令会晚一些。当一轴渲染淋漓的泼墨写意被春风信手拈来,便俨然有了山水叠嶂、烟云流润的疏离画境。

  玉京、玉虚、玉华群峰坐列、危岩矗立,那是大地伸展的硬朗骨骼,撑起了人间视野;泼泼洒洒的积翠浓碧随势奔泻、漫山卷积,那是三清涂抹的绿色诗行,濡湿了人间情绪。

  此时,绚烂的阳光会更早一些剪贴过来,妆点了三清略带羞涩的腮红;浓稠的烟岚随风飘忽泛涌,那是三清湿润多雾的眼神;纯蓝悬垂的天幕下,洁白的云絮深情簪在山尖,衬托一份简素的气质与格调。

  当游人用目光与不期而至的美景深情摩挲,会有一种久违而来的美妙悸动,或者一种笃定留下的强烈冲动。

  于是像我一样,一次行程便万千缱绻,幻想着在山中安静住下,如一棵三清松,一旦扎根三清山的胸怀就没想过要离开;或者是一株三清草,就算在隆冬无奈暂别,但也一定不会错过来年春天的如约相守;再或者像一滴三清露,哪怕日间被一片远方的云无意带走,也将于深夜乘着月光和星辰打马归来。

  是的,除了去而复返的旅人,更有不少决绝的“滞留者”,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把肉身藏匿于三清,又把三清寄情于心怀,在三清有限的空间里试图探觅时间的永恒。

  这样的人生行迹,显然沾染了三清绝世出尘的质地。当我们从烟火日常抽身,于三清的崖边持久泊靠,逐渐收敛了浮躁心性,怀揣草木气息,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节奏里找到本真,便会有于汗水浆灌生活的简单中获取的快乐。

  若有闲暇,与三清的天光云影为亲,与三清的山水草木相亲,和霓霞交换一回默契的眼神,同鸟鸣述说一段心事,或者看山中的花儿谢了再开、看密簇的游人去了再回,看每一个属于自己的山居日子被晚露濯洗又被朝雾捧出……

  我不会怀疑,每一抹峰尖上都沾染过真实情绪,每一寸青翠处都摩挲着深情目光,每一条山径里都妥藏了叮咚作响的足音,甚至每一缕风声都应和着此起彼伏的呼吸、每一股泉瀑都激越着怦怦不绝的心跳。于是,三清的幽幽山居便有了返璞归真的意义。

  或许,林辉也是这样率真散性的人。6年前,林辉执意将退伍后的生涯在三清构建,也在工作之余把山中寻遇的至美风光和山居经历的幸福日常,通过网络“秀”出去。

  2018年,与林辉同龄的成都女孩王巧丽,无意被他屏幕里的三清山所打动。相似的性情、默契的灵魂,在诗山画水的热情为媒下,于云眉雾目的深情注视中,将一段山中真爱绚烂演绎。2019年12月9日,在海拔1314米的女神峰下,林辉将王巧丽幸福迎娶;而三清山管委会为他们策划录制的“山盟海誓·情定三清”婚礼更是广受关注。

  三清山的故事,每一个都让人为之动容。

  作别三清时,已是近黄昏。晚霞茵茵,青山隐隐,熏风习习。有限的视野缓缓溶解于渐浓的山中暮色。毋须多久,皎洁的山月会跳出苍穹,璀璨的星辰会斑斓夜空,接替白日将人间的梦想照亮,也将我们的内心照亮。

  此时,我更加领悟了“三清天下秀”的内涵:“秀”的除了是一座山的绰绝风姿,更是一座山的情深意长,更是一群人的幸福日常。

(责编:朱江、连品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