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逛动物园的正确“姿势”

2020年04月09日08:51  来源:北青网
 
原标题:解锁逛动物园的正确“姿势”

  青睐的线上公益课堂甫一开讲便得到会员的欢迎,3月29日晚8点,老友新朋守候在微信群里,“青睐·云课堂”第二期准时开讲。

  本期嘉宾花蚀是野生动物保护专家,更是狂热的动物园爱好者。疫情进入第三个月趋向平稳,一些动物园渐次恢复开放,花蚀结合他第一时间关注的“动物园话题”,以及不断更新、延伸的新认知,在“青睐·云课堂”上和盘托出,独特而精彩的动物园故事,为大家带来全新的认知体验。

  疫情期间 动物园最需要严防死守的是大猿

  当地时间4月5日,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宣布一头名叫Nadia的马来虎感染新冠肺炎病毒。Nadia的饲养员是一个无症状感染者,大概是饲养员传播给了老虎。

  谈及此,花蚀表示,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是全球排名前几的动物园,“他们实力特别强,我很期待他们能做进一步的研究,给其他动物园有个参考。”他特别强调: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猫会传递病毒给人,因此不要遗弃陪伴宠物。

  对于当下的动物园,花蚀认为最应该注意的是红毛猩猩、大猩猩和黑猩猩这三类大猿:“有研究显示,猕猴可以感染COVID-19,症状不严重。”真正的风险,他认为是像贵州黔灵山、四川峨眉山那些有野生猴群和人近距离接触的景区。“一旦病毒进入野生猴群,后果很可能一发而不可收。”

  也因此,花蚀觉得动物园最需要严防死守的是大猿,接触大猿的饲养员,“应当做好防护措施,消毒、戴口罩,人怎么防,就对大猿怎么防。”对高危类群的饲养展示,他觉得还要特别注意两点:第一是要加强防范游客投喂,在疫情期间务必取消收费投喂。第二是内舍暂缓开放。

  逛动物园的游客需要注意什么?花蚀特别强调,重要的事说三遍:不要投喂!

  四个月时间,逛了41个城市56个重要动物园

  本期“青睐·云课堂”开场,花蚀的一番自我介绍吸引了大家的好奇心。“我大学时读的是非常奇怪的专业方向:鸟类的叫声——不光是研究鸟叫,我还研究鸟的方言现象。鸟和我们人类一样,是有方言的。”

  花蚀从小就特别喜欢动物园,小时候经常去逛。大学之后,他学会用更加专业的眼光去看待动物园。工作一段时间后,他从内心萌发出一种冲动:要把全中国的动物园逛一遍,但在逛了两三个之后发现,只拿业余时间是没有办法把全国的动物园逛一遍的,“真的很、累、呀!”加重的语气中,明显能感受出他当年奔走的疲乏与纠结。

  2018年,离职后的花蚀自嘲“成为了一个失业人士”,有了大把时间开始实现梦想。于是,他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自费逛了全国41个城市,56个重要动物园。

  花蚀是考据控,每一次走访,他都花费大量时间提前做案头工作,在查证资料上他有强迫症,要求准确、完整,以此希望能让更多人喜欢并关注动物园。

  2020年1月,花蚀著作《逛动物园是件正经事》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并登上华文好书3月榜。

  现代动物园背负原罪负重前行

  课堂开始,花蚀先向大家抛出一个问题:“有人说动物园不应该存在,禁锢了动物的自由,是一个很不人道的地方。你们觉得这句话合理吗?觉得动物园应该存在的,回复1;觉得动物园不应该存在,回复2。”话音未落,投票数字便刷了屏,一轮过后,回复1的占了压倒性优势(100%)。

  这明显让花蚀感到欣慰,似乎语气也轻快了,“动物园囚禁了动物,剥夺了它们的自由,这是动物园的原罪。而现代的动物园也是背负了这份原罪而向前走的,可以讲是负重前行。对于现代动物园来说,他们有四大功能,这四大功能就是四个任务,让动物园赎自己的这份罪,来让自己有更多的理由去存在。”

  《人猿星球》里红毛猩猩原型的故事

  现代动物园有四个什么样的功能?花蚀做了一一讲述,娱乐;科研;濒危物种繁育;自然教育。“娱乐功能自不必说,大家到动物园去,看看动物、轻松一下。”

  讲到科研功能,花蚀放出一张图片让大家抢答,“这是什么动物?看谁能首先答出来。”会员陈北徒第一个抢答出:“印尼红毛猩猩!”在大家七嘴八舌回答中,花蚀笑着一步步揭秘:“这是一只红毛猩猩,红毛猩猩也是一种大猿。大猿分四个属,包括:红毛猩猩属、大猩猩属、黑猩猩属和人属。咱们人也在这个类群里面。红毛猩猩的外貌与别的大猿不一样,它们的雄性有一个特别的特征,有个大脸盘。在它们的社会里,脸越大,雄性就越英俊、越强悍。”

  花蚀引导大家看图,图例是一只特殊的红毛猩猩——叫“chantek”(2017年去世,享年39岁)。 “它怎么特殊呢?你们看图的右下角,它在干吗?它拿了一支笔,身前有一张纸,有颜料,纸上涂满图形。这是红毛猩猩在画画。”他告诉大家,电影《人猿星球》里面那个特别聪明的红毛猩猩,其中一个原型就是这只“chantek”。恰巧,花蚀认识“chantek”的饲养员,便讲述了从饲养员那里听来的关于红毛猩猩的故事。

  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心理学界和动物行为学界出现了一个思潮,叫做“行为主义”。学界认为,人脑是一个黑箱,思维是一个单一维度的白板,包括语言在内的所有行为,都是通过来自外界的不断奖赏、惩罚而逐渐习得的。行为主义有一句名言:“只要经过足够的训练,人和鸽子没有任何区别。”

  花蚀讲道:“大家知道,各种猩猩是人类的至亲,有没有办法来训练这些猩猩,让它们更接近于人呢?当时的科学家在动物园的研究所养了很多大猿,教它们一些人类的技能,其中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技能:教动物手语。”

  需要说明的是,各种猩猩的脸上和咽喉部分没有人类分布的很多块肌肉,不能控制发音,所以没有办法去教会它们说话。很多研究组就给红毛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做实验,教它们手语,结果所有的种类当中,都有一些特别聪明的个体学会了打手语,chantek也会打手语,它还会很多技能,比方说会在纸上涂涂画画。

  后来chantek发现,周围的人怎么特别想要它的画呢?它就动了交易的心思。画画之后把画给人,然后手一摊,打出一个“糖果”的手语,饲养员就必须给它“糖果”。当然,一个正经的动物园是不会真的给动物吃糖这样不健康的食物,给它的不是真正的糖果,而是蜂蜜、坚果之类以及平常不太能吃得到的好吃的零食。

  在交易当中,Chantek发现它是强势的一方,如果它不把画给饲养员,饲养员一点办法都没有。它甚至会“讹诈”:“你不给够我,我的画不给你。”有个饲养员给了它“糖果”后,Chantek觉得太少了、不高兴了,就把自己的画撕下来一小角,给了那个饲养员,花蚀笑说:“它真的是一只非常‘鸡贼’的猩猩。”

  遗憾国内动物园的行为学实验不多

  这些特别聪明的大猿通过足够训练,拥有了人类的思维方式、人类的技能,能够成为人吗?花蚀予以否认:“不是这个样子。随着科研的推进,科学家发现这些大猿确实能够学会为数不少的单词,但是它们怎么都学不会语法,没有语法,就完全没办法掌握这门语言,科学家们教这些大猿人类语言的实验就失败了。”也因此,猩猩是进化程度最接近人类的,但永远也变不成人。

  20世纪末,行为主义思潮慢慢退去,随之兴起另外一个思潮:“认知革命”。这个概念是说“人和动物的思维有内在的不同组成部分,组成方式就像计算机,比方说,我们的记忆系统就像是硬盘,眼睛就是一些信号接收器”。

  花蚀边播放一个黑猩猩AI数数的视频边说:“这是日本人的一个研究,视频里的黑猩猩在点那些数字,速度非常快。通过这项实验,我们确定什么呢?黑猩猩有能力识别这些数字,而且能够明白这些数字之间是有一定逻辑的,并且可以通过这些逻辑来给它排序。这是一个很厉害的适应器。大家看这只黑猩猩不光是动作快,反应也特别快,实际上这种反应能力是超过我们人类的。”

  花蚀惋惜地表示国内类似的行为学实验还比较少,“我很期待中国的动物园能够赶上世界的脚步,能够用上行为学的这种方式,就能推进我们对自然、对动物的认识。”

  南昌动物园成功繁育靛冠噪鹛

  讲到动物园的第三个功能——珍稀物种的繁育,花蚀放出两张图:非常好看的蓝色小鸟,“它叫靛冠噪鹛,是一个极危物种,大概不到400只,远比大熊猫珍贵。它有两个种群,一个在云南的思茅(现在的普洱市);另外一个在江西婺源。靛冠噪鹛没有长距离迁徙的习性,为什么会分布在两个这么遥远的地区呢?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原因了,因为思茅的那个种群已经灭绝了,仅剩婺源的那个种群。”

  为了保护这个物种,江西南昌动物园到婺源抓了一群“靛冠噪鹛”,然后在动物园里面进行了繁育。“经过一批很厉害的老师的攻坚,解决了靛冠噪鹛的繁育问题。目前,在南昌动物园有一小群很好的人工种群。”靛冠噪鹛在南昌动物园里面成功繁育,并成功进行了野外放生。“一个人工种群来反哺野外的种群,才达到人工繁育真正的目的。”

  动物园应该做些比较有水平的科普

  说起动物园的第四个功能自然教育,花蚀认为首先动物园的展牌要正确,不能到处都是错。他放出一个图例忍不住吐槽,“展牌上说,白狮之所以是白的因为它们来自极地,这不扯吗?白狮为什么是白色,和白虎一样,实际上是一种毛色变异。野生狮子生活在非洲和印度,在自然状态下,它们是黄色、褐色,或者是近乎于黑色,而在圈养环境里面,因为养得特别多,所以出现了一些毛色变异,就变成了这种白色的个体。我当年跑全国动物园的时候,有三个动物园是一模一样的这套说辞。”

  当动物园完成了保证正确的任务之后,一个更高的要求就是动物园应该做出一些比较有水平的科普。花蚀把这种科普叫做“让自然介绍自己”。

  他放出一个在台北动物园拍摄的给中华穿山甲喂食的视频,“这是穿山甲自己在觅食的样子,台北动物园把它们的取食器做成了一个透明管子,把食物放在里面。穿山甲就用舌头伸到这个长管子里,再把食物粘到嘴巴里,这个管子是透明的,咱们就可以隔着管子看到它长长的舌头。这就是一个非常高级的,让自然展示自己的一个模式,这是一种特别高级的科普,实物永远比文字、比图片更有力量。”

  野生动物研究者在野外的时候,一有时间就去捡粪便

  为什么要去动物园呢?花蚀说:“因为我们能够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自己的耳朵去听、自己的鼻子去闻。动物园做科普教育,就一定得用好实物,应该让动物去展示出来它的一些自然特性。”

  花蚀连续举出几个图例:“这是武汉动物园一坨熊猫便便的展示盒,盒外面有个亚克力的板子,上面有几个洞,把鼻子凑过去,就可以闻到熊猫便便的味道。书里说熊猫的便便有一股竹子的清香味,确实是这样。因为熊猫毕竟是一种熊,它的消化道没有那么长,比较硬的纤维没有彻底消化,就带出来很多清香的味道。”

  为什么设计出让人闻的这种装置呢?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装置,让大家感受一下动物学家在野外的一些工作。“我们这些研究野生动物的人,在野外的时候,一有时间就去捡粪便。”

  因为绝大多数研究哺乳动物的科学家,在野外很少直面真正的研究对象,比如研究熊猫的科学家在野外很少见过熊猫,所以必须通过一些间接方法,间接的方式就是脚印、刨痕,以及这些便便。“我们在野外遇到这些,会首先感受一下它的新鲜度,然后记住它的方位,记录它的多少。有经验的科学家、有经验的巡物员都能通过粪便来判断出这是什么动物,再把它掰开,可以看里面的食物残渣,如果粪便比较新鲜,我们可以把它泡在酒精里面密封带回来。这样能够提取其中的DNA,更进一步分析。”

  这些动物园值得一看

  课程最后,在会员的强烈要求下,花蚀推荐了他心目中值得一看的动物园。台北市立动物园是最好的动物园,体现在这几个方面:“一方面展示了很多台湾本地物种,一方面,在珍稀物种的繁育上做得特别好。比方说他们是全世界第一个成功繁育出中华穿山甲的动物园,而且是全世界穿山甲繁育得最好的动物园。此外,台北动物园的科教水平极其高,自然教育做得特别好。”

  近几年进步最快的动物园,无疑是南京红山动物园。尤其是今年新开放的亚洲灵长区,更是目前中国最先进的一个动物展区,从前台展示的部分,到后台行为训练、转场通道的设置,都充分考虑了动物的福利,设计得相当巧妙。

  上海动物园是中国最擅长做自然教育的动物园之一,线上、线下的科普联动做得非常漂亮。明年,上海动物园的乡土动物区就要开放了,区域会展示很多上海本土或者历史上有的动物,这是全中国第一个挂牌的本土动物区。

  另外几个动物园,花蚀认为也是“当你造访它们所在的城市时,一定不要错过的”:北京动物园“有全国动物园里最好的熊舍,最好的大鲵展区,最好的树懒展区,有全国种类最齐全的金丝猴展区,亮点特别多,中国天南地北的动物都有展示”。

  沈阳森林动物园是中国北方最好的野生动物园:“在新建的密林幽谷展区中,有中国动物园中最好看的狼群,最漂亮的麋鹿展区,都不可错过。”

  西宁野生动物园扎根于青藏高原,是全国最具地方特色的一个动物园:“这儿的雪豹、兔狲、普氏原羚都难得一见,特别值得看。能明显感到在经济困难当中,园方也展现出了自己的良心。”

  重庆动物园有国内最好的中小型本土猫科动物展示,“豹、云豹、金猫的笼舍很好看,他们还在这片区域附近攒了一小群豺、几只绿孔雀,看起来是要建西南特色的本土动物区了。这个动物园还有一大特点是关门特别晚,等大部分游客都走了,在黄昏时观察动物,很多自然行为就出来了。”

  成都动物园的特色是鹿:“这儿的毛冠鹿、豚鹿,都是中国本土物种。尤其是豚鹿,已经在野外灭绝,只能靠动物园的种群延续香火了。同时,这是一个下限特别高的动物园,近两年来园方拼命在给动物做丰容,这儿的自然行为就很好看。他们甚至会给马来熊扔整颗的榴莲,让它们自己打开吃着玩。更赞的是,园方开了一个丰容工作室,面向一般游客招收帮手。”

  课程介绍后,会友老红木花费一天时间制作分享了课堂笔记,仿佛课堂原音重现,大家纷纷收藏,每个人似乎都有了一种责任:把动物园变得更好,逛动物园是件正经事!

  文/本报记者 李喆 供图/花蚀

(责编:朱江、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