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古城慢时光

仇士鹏

2020年07月30日08: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想到大理,便想到烟雨里的白墙青瓦,想到古城门围起的尘世之上的人间。

  早上六点,阳光缓缓行走在方砖之上,从古老的意境走到每一天的清晨,把小城从黝黑的梦境中唤醒。

  在人民路上,风中还有昨日欢愉留下的慵懒气息,穿着汉服的少女静坐在屋檐之下,迎着晨光露出天真的面容。她的身旁,风正缱绻。

  在这里,留存着太多的故事,填满了历史与现在的每一个细节,等待着我们在转角之处邂逅。吃一口过桥米线,喝一口鲜花酿,听流浪的诗人吟唱岁月的故事,与怀揣梦想的行人闲聊远方的向往。生活保持不疾不徐的姿态,呼吸悠长,心跳平稳,如一首抒情的民谣,柔和了时光的弧度。

  在苍坪街,有古城最文艺的地方——床单厂艺术区。听人说,这是由废弃床单厂改建的园区,在保留了上世纪90年代旧工厂建筑的基础上,加入了时尚设计,呈现出复古又先锋的艺术感。绘满绘画的外墙,灵感横溢的画廊,阳光温馨的书吧,香味浓郁的咖啡,总在提醒着人们,生活也是优雅的姿态。

  这里是文艺青年的大本营,而我们来这里,可以看见艺术全部的生命。

  在去往玉洱园的路上,我喜欢一个人走入小巷的深处。那里静得可以听见古城跳动了千年,沉着而有力的脉搏。抬头看,天空湛蓝无比,明亮地泛着光。眼前,爬山虎清脆葱茏,随风晃动。它是老墙倾泻的秀发,在它的回眸一笑里,我隐约看见了四季与生命的秘密。

  玉洱园是对大理遗世独立、温柔恬美的性格最美的写照,它浓缩着白族建筑艺术的精华。其外部为飞檐翘角的白族门楼、典雅精巧的三方照壁和檐裙彩画的围墙,园内则以石块镶砌的多形状的白族花台为主体,栽种着大理各色的名花异卉。

  这里,小桥流水,花木摇曳。光影变化间,小园显出不逊于江南水乡的风情。石拱桥是湖水的眉眼,而湖边坐在月亮之上的美人石像则将园子欲说还休的美具象化。它在守望着谁呢?在茶花与杜鹃的抒情里,我寻找着这份传说的答案。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这是白族大家赵藩的手笔,“玉洱园”的门匾则是由季羡林先生所题写。这些文人墨客都曾来此一睹它的芳容,而今天,我也来了。这样想着,便觉得身上的阳光又多了几分热意。

  当我再一次站在南城门上时,树影正在缓缓拉长。我在城砖里倾听历史留下的回声,风在耳畔哼唱着音韵深沉的小调。远方,山林戴着白云,在历史的门口一坐千年。仰望着深邃的苍天,在永恒与伟大的存在之下,我不禁有了一份渺小真切的感动。

(责编:刘佳、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