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做的椿树沟

若  荷

2020年09月09日08:2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我是踩着青苔的印子,沿着一道宽敞的峪口进村的。周围层峦叠嶂,两侧尽是高山巨石,湍急的溪流轰隆着从天而降,变成瀑布垂落于山涧,再翻山越岭流过村庄,消逝于沟壑深处。

走进椿树沟,才明白什么叫作岁月光阴。墙角的青苔、门前的老树,仿佛承载了千年的孤寂,滑过漫长的时光。一条细长的小路抵至山里人家。方方正正的院落,从山坡一层层建上去,下面屋子的房顶,紧邻上面屋子的天井。院门精巧,挑出一重重高高的门楼,鱼鳞似的细瓦在上面依次排列,显得古朴而庄重。

走进椿树沟,无法不让水溅在身上,抹一把脸,湿漉漉的一片阴凉。与瀑布涛声一竞高低的是蝉声,从盛夏的山脚一路走来,蝉声一直隐于林中。它的歌要一直唱到秋天。一声唱响,此起彼伏。浓密的树荫、清洌的溪水、浸透水分的风,一身的暑气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消退。

走进椿树沟,你才会明白水对于村庄,究竟意味着什么。村庄的水,分为固定的与不定的、有形的和无形的。固定的水在椿树沟,不舍昼夜地流淌,记住了岁月的脚步,也带走了村庄里的过往。不固定的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在某个清晨或者黄昏,滴落在村庄的山岭地头,让庄稼生长、牛羊欢畅。当然,更多的还是汇流到了椿树沟里,与固定的水一道,固定住了村庄的希望。

一切都与水有关,于是,人们说这是一个水做的村庄。

固定的水、不定的水和有形无形的水,与岁月结伴,沉淀为台阶上的青绿,记录下村庄的沧桑,让它拥有一种傲人的资历。山环水绕的椿树沟,家家筑起几座高耸的竹楼、草棚,为的是避离水流的浸湿。竹楼、草棚分布于临水的地方,似从水面拔地而起,有的依傍着参天古树,有的搭建在岩石之畔。坐在竹楼里,视野开阔,尽可观赏四周景物。临窗小坐,或茶饮,或约会,或就餐,一切随意。

我很喜欢那些浅橘色的竹楼以及那些盘旋的台阶,一步一步走上去,即刻与地面上的水流疏离。间或出现一个安静女孩,月白收身小褂,蓝色筒状长裙,闲适而有诗意。因为有了这高旋的台阶,远远看去,椿树沟就像是一座立体的天街,挂在云端。

漫步街上,迎面而来的女孩眸子清澈,穿着蜡染的布衣布裤,愈加显得秀美出众。她们会将父母交代的零活一一做完,然后坐在转动的水车旁休憩。椿树沟人是好客的,他们不仅张灯结彩,把指引游客和点染喜庆的大红灯笼挂在自家的门前,还垒灶生火,拿出沂蒙山区最可口的饭菜招待远道而来的宾客。自制的新茶、肉丝辣酱、小火慢炖的柴火土鸡摆上桌,一碗农家饭端在手上,无须举杯,已经心满意足。

椿树沟,坐落于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与著名的孟良崮毗邻,是个风景优美的小村。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椿树沟里都没有繁华酒肆里的推杯换盏声,扑面而来的是一股书香气,优雅沉着,从容谦和。城市里的嘈杂、喧闹在这里悄然隐去,它独有的幽雅与静谧,让人感觉弥足珍贵。

天高云淡的九月,约三五好友,在安静的竹楼里小坐,耳边除了孩子们清脆的笑语,还有动听的水声和丝竹的和鸣,在耳边回响。品着鲜美的果实,守着一盏茶,感触微风,聆听天籁,再繁华的都市,也不及心中的风景。

(责编:白帆、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