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海拔4000米高原上

——三江源国家公园见闻

本报记者 赵树宴文/图 

2020年09月22日08: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共玉高速穿过巴塘草原。

  通往澜沧江大峡谷入口处的标识。

  杂多县昂赛乡的藏族居住区太阳能灯下笔直的乡村公路。

  藏族人在放牧。

  治多县境内的高原草场。

  很早就听说青海的三江源区(黄河、长江、澜沧江)是野生动物种群繁多的高原草甸区,被称为生态“处女地”。前不久,我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刚入秋,这里的早晚便已寒冷袭人。刚才还是蓝天白云,一转眼黑云压顶,顷刻间雨急雹落,让人猝不及防。9月,一场场雨带我们走进了高原秋的深处。

  

  ① 每一片垃圾都得到回收

  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府启程,汽车经过巴塘大草原,便开始了蜿蜒起伏的爬山过程,这里是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的高山峡谷地带。

  车盘旋至山顶似有摸天触云之感,俯瞰谷底,草甸沼泽相伴。草茂牛肥,水系发达,涓涓细流、小河流淌、湍急的江水,或直或曲,堪称“高原水乡”和牛羊牲畜的天然“大粮仓”。

  车过治多县进玛多境内,一座高耸入云的纪念碑矗立广场中央处,碑下一块天然巨石上刻有“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

  中午饭后,匆匆“过客”的我们继续“享受”上下颠簸、冻土草地和穿行千山万壑间带来的高原反应。这条路上系好安全带是非常必要的,原因是牦牛、羊群拦路“截道”的现象是经常发生的。

  车辆行驶至乡镇人口密集区、隧道入口,公路上方架设的高清摄像头严格监控过往车辆的速度。同行的撒拉族韩女士从小在玉树长大,她告诉我:“小时候,这里的路况极其糟糕,去趟西宁或下到乡镇要多至数天、少到半天的时间。”

  打盹的功夫,汽车已到山顶垭口。两侧飘扬的幡旗让大风吹得“哗哗”作响。脚踩在海拔4829米的巴颜喀拉山上,阵阵大风吹得让人眼睛紧闭、脸发疼,吹得人站立不稳。

  在我的印象里,我们一路翻过了4座海拔4200米的高山。水喝多后,一行人增多了如厕的频次,好在公路两旁的厕所数量很多。白颜色墙壁上标识男左女右,垃圾收集点陪伴左右。同车的藏族导游小伙儿告诉我:“政府对三江源国家公园保护区内的垃圾处理下了很大功夫。这里厕所多、回收垃圾点多,责任到各县辖区环保部门,定期由专人专车清理打扫回收。”

  ② 每一股污水都经过处理

  杂多县是此行海拔最高、路途最远的县城,缓速的澜沧江水流经这里。紧临澜沧江上游核心区的杂多文旅生态苑为我们备好了丰盛的饭菜,生态苑里的服务生和管理者大多来自外省,杂多的夏天很凉爽,生意也火爆。尽管生态苑靠近澜沧江,但排污系统和厨余垃圾并不是直接就近排入江中,而是按照要求通过排污管道输送到固定场地处理。

  连续多日的舟车劳顿,个别高原反应强烈的人止步于吸氧状态。又是近3小时车程,我们来到了曲麻莱县易地搬迁安置点参观。曲麻莱县地处三江源核心区,是三江源头第一个藏族聚居牧业县,也有“江河源头第一县”之称。

  2010年,长江村的牧民们响应号召,放弃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高寒草原和游牧的生活方式,来到曲麻莱县城开始跨区域的移民生活。从村民才仁旦周的自我介绍得知:几年前他以放牧、挖虫草为生,家庭年收入只有一万元左右,而如今,他自己的汽车修理店每年能有4万元左右的收入,搬迁以后的最大感受不仅是收入变多了,视野也更加开阔了。家里7口人,不愁吃喝,小孩子接受教育的学校固定了。

  长江村的村委书记索昂尼玛是个典型的藏族汉子,他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我:“村里办的集体经济是县里唯一的黄河源驾驶员培训学校,每期可容纳300人。2017年,村里通过当地农商银行(早年前的农村合作信用社)以分期付款的形式买下了驾校,现在,驾校每年能创收130多万元。此外,我们还有畜牧业合作社和一家建材市场,平均每年每户大约有3万元到手的红利收入。”

  ③ 每一处风景都有生机

  公元7世纪,唐代文成公主进藏,所经之地正是现在我们走的共玉高速和214国道,如今的青海藏族信众去拉萨朝拜仍然走这条路。藏族导游小伙儿的老爸老妈步行去拉萨朝拜,正巧被我们在折回的路上遇见了。这条路两侧的山崖峭壁上刻有硕大的、颜色亮丽的藏经文和玛尼巨石,十分醒目,路上不时见到行走的朝拜者身影。山口处,佛像、经幡、玛尼堆伴有潺潺溪水长流不息。

  在路一侧的草场保护区,几位包裹严实的藏族妇女手拿工具在捡拾垃圾和废弃物。领队才让老弟见我好奇打听缘由,便加快语速对我说:“这些人是迁出保护区的牧民,部分转为环保工作者,负责清理保护区的垃圾,她们每月有薪资并纳入政府管理。保护区‘一户一岗’还设立了3042个生态管护公益岗位。”

  去往澜沧江大峡谷核心区的路正在修复中。车行景移,出现在对面半山草场上悠闲吃草的牦牛在阳光照射下流光溢彩。澜沧江水从峡谷中流过,两岸群山高峻,生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柏树,树木茂盛,一年四季,苍翠如一,可谓大自然的“巧手”杰作。

  进入四面环山的昂赛乡,村口牌子上写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守青护绿,生态报国”。街道两侧红色太阳能路杆、经幡旗、寺庙很是抢眼。安置的搬迁房整齐划一,笔直的马路延伸至山脚下,只见街道上有老人推着婴儿车、有遛弯散步的、有骑行的学生放学回家的……依藏族人的生活起居、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该有的设施基本全具备。

  送我进村的藏族司机说道:“这里的村民很悠闲也很富裕,有在外打工的,也有养牛放羊的。因为这里的生态环境好,山上还有雪豹、岩羊等野生动物。”折返回程两边保护区,我远远见到了几只藏野驴和黑天鹅在沼泽地里戏水玩耍。

  行走三江源,我每一天都被高原纯净美丽的风光所震撼,每一天都为这和谐宁静的氛围所感动。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区域总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涉及治多、曲麻莱、玛多、杂多4县和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辖区域,共12个乡镇、53个行政村。此行时间虽短,但高原给我的印象却终生不忘。

(责编:李昉、林露)